折伏行與人的行為

今年是「行動之年」。「行動」是指做事,也是人的行為的意思。人的行為會表現出當事人日常的心情和人格。

例如,沒有耐性又任性的人,開起車來會是什麼情形呢?一點小事就心浮氣躁,挑釁前方的車輛,把別人捲入事故中,造成奪去尊貴生命的結果。因為任性的行為,讓便利的車子成為凶器。反之,稍有同理心的人開車時,會把安全放在第一,不疾不徐,禮讓來車,讓對方也產生出感謝的心。只是一點點行為上的不同,會為自己或對方帶來喜悅與悲傷、感謝與憎恨的情緒。

參詣總本山時,經常會看到通過御影堂、客殿或六壺前的人停下腳步,雙手合掌禮拜的姿態。這就是當事者對御本尊的信仰心,透過行為表現出來。

透過正確的信仰,日常生活也會展現出體諒的行動,錯誤的信仰容易產生「只要自己好就行了」的輕率舉動,這裏產生出很大的不同。

一、不輕菩薩的行為

對於人的行為,日蓮大聖人在『崇峻天皇御書』(『同地獄抄』)中教示:

「一代之肝心乃法華經,法華經修行之肝心乃不輕品也。不輕菩薩之敬人為何事。教主釋尊之出世本懷,在於人之言行舉止。慎之慎之。賢明謂人,愚癡謂畜。」 (御書 一一七四頁)

法華經是釋尊出世本懷的教說。以前的種種教說,都是為了教說法華經的方便之教。直到法華經才說二乘成佛與惡人、女人的成佛。

此外,法華經修行的肝心是『常不輕菩薩品』中所說的不輕菩薩的修行。如『常不輕菩薩品』中的:

「我深敬汝等 不敢輕慢 所以者何 汝等皆行菩薩道 當得作佛」 (開結 五○○頁)

不輕菩薩經常唱念、心想此二十四字的經文,並付諸行動。不輕菩薩以人人皆有佛性,能夠成佛,致力於尊敬人們的禮拜行。然而,被他禮拜的人們卻誤以為被輕視,聽到不輕菩薩慈悲的言語,卻口出惡言,甚而祭出投擲石塊或以杖木擊打的暴行。但是,不輕菩薩立下了不退轉的決意,要透過逆緣拯救所有迫害他的人們,貫徹一生。

日蓮大聖人於『聖人知三世事』(『富木殿御返事』)中教示:

「日蓮乃此法華經之行者也。紹繼不輕之跡之故。輕毀之人頭破七分,信之人積福於安明。」 (御書 七四八頁)

教導我們,對施加迫害的人也不放棄,不管是相信的人,或是誹謗的人,救所有順逆二緣之人的日蓮大聖人一生的行為,就是繼承不輕菩薩的行跡。

我們在做折伏時,必須特別留意的事,全在於身為人的自己的言行舉止中。

比起得到對方的感謝,折伏的行動更常受到別人口出惡言或討厭。對於這樣的情形,我們以慈悲的言語和行動對待,非常重要。

『四菩薩造立抄』中教示:

「總之,云日蓮之弟子修行法華經者,應如日蓮行之。」 (御書 一三七○頁)

身為日蓮大聖人的弟子、信徒,要經常留意於保持和日蓮大聖人一樣的行為,極為重要。

對於我們日常應保持的行為,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有以下的教示:

「不可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總之,沒有行動就是不行。也就是說,平日的行為才是重點,平日的行為才是布教。(中略)為了正確引導眾多的人,努力於涵蓋身口意三業的強盛信心,以不輕菩薩也是如此,培養自己說服他人的能力,才是重點。然後,為了這個目的,應銘記不鬆懈的日常佛道修行、日常行為的重要性。」 (『大日蓮』第七三九號 四○頁)

二、身為地涌菩薩眷屬的榮耀

「大願者法華弘通也。」 (御書 一七四九頁)

「最終所願者佛國也。」 (御書 四八八頁)

在日蓮大聖人以折伏弘通正法,建設佛國土的廣宣流布大願成就上,我們必須同心。因此:

「若與日蓮同心,即地涌之菩薩也。」 (御書 六六六頁)

教導我們,以所有人的幸福與和平的國土為目標,一步兩步地努力於折伏行的行為,就是和日蓮大聖人同心的地涌菩薩眷屬的姿態。

平成二年(一九九○年)大石寺開創七百年之年時,總本山舉行法華講三萬總登山活動。

當時,第六十七世御法主日顯上人猊下賜予指南:

「各位法華講員正是地涌菩薩的眷屬。」

我們以身為地涌菩薩一員的自覺,由衷地努力於勤行、唱題,精進於慈悲的折伏行,非常重要。

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教示:

「折伏是賦予我們日蓮正宗僧俗最重要的使命。換言之,也是身為地涌菩薩眷屬的我們應好好完成的重要使命。(中略)眼見今日世界混沌的現狀,我們每一個人踏實地實踐折伏,才是現在最重要的事。以折伏讓每一個人獲得幸福,更依據依正不二的原理,必定為國家甚至全世界都帶來幸福。」 (『大日蓮』第七六九號 三九頁)

三、實踐衣座室三軌

實踐折伏時應保持的心態,法華經『法師品』中說示衣座室三軌。

日蓮大聖人於『御義口傳』(『就註法華經口傳』)中教示:

「衣乃柔和忍辱之衣,當著忍辱鎧是也。座乃不惜身命之修行,故居空座也。室乃住於慈悲而弘之故也。」 (御書 一七五○頁)

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指南:

「關於衣座室三軌,要言之,『入如來室』是指發起大慈悲之心。也就是說,自己的生命中發起救濟眾生的慈悲心。『著如來衣』就是穿著柔和忍辱之衣。也就是說,柔和是指以單純的心受持正法,忍辱是忍耐各種侮辱、迫害和諸難,亦即,對於世間任何惡口罵詈和批判中傷完全不動搖,不管什麼樣的逆境都去克服。『坐如來座』是指悠然地不執著於一切煩惱、一切執著,弘通大聖人的教說,正是所謂的不自惜身命的修行。因此,我們身為佛的使者,領會此弘教之三軌,努力於折伏時,便具有自行之功德與化他之功德,能夠度過最有價值的一生。」 (『大日蓮』第八○○號 六二頁)

指出慈悲之心、柔和忍辱的行為,不執著於煩惱的不退境界。

以上,關於折伏行與人的行為,從「不輕菩薩的行為、身為地涌菩薩眷屬的榮耀、實踐衣座室三軌」的觀點,引用日蓮大聖人的御書與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的指南來說明。

二○二一年,宗祖日蓮大聖人聖誕八百年,構築法華講員八十萬人陣容時,感受相逢的歡喜,以救濟迷途人們的慈悲行為,向信心修行邁進,務必達成「行動之年」的折伏誓願,一起累積歡喜的每一天吧。

更多海外部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