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達及托巴哥(美國紐約妙說寺管轄)

努力克服參詣之不便

一騎當千地成長, 邁向建立寺院

摘譯自『大白法』第九二一號

由加勒比海南方千里達與托巴哥島組成的千里達及托巴哥共和國,沒有僧侶常駐的當地信徒,以紐約妙說寺的所屬信徒,努力於建立寺院與僧侶常駐等大目標的信心。

這次,介紹當地法華講的地區長惠妮.哈伍德女士。

請教入信的動機及入信後有什麼變化?

我是在父母都是虔誠的英格蘭教會信徒的環境下,被嚴格教育長大的。

入信的契機是二十七年前,在電信公司人事部工作的某日,總務部長問我工作做得如何時,雖然一切都很順遂,卻意想不到地在部長面前流下眼淚。因為當時的我真的說不上幸福,我很易怒,對一切總是冷漠,感到空虛。

部長當時對我說:「只要唱『南無妙法蓮華經』的題目,心情一定可以平靜。」並邀請我參加聚會。在那裏,我聽到了「業」和「因果」等基督教沒有的概念,深受感動。從那天起,我便開始唱題,學習勤行。

然後在一九八九年八月接受授戒,下付御本尊,之後,每天的勤行從未間斷過,不分晝夜地唱題。很快地,感覺到之前的空虛感日漸消失。我也依照所學習到的,在各方面都將御本尊擺在第一位,以佛道修行作為生活的中心。

現在,確信我人生的各方面,都綻放著功德的花朵。

在沒有常駐僧侶的情況下,如何磨練信行?

我們是屬於紐約妙說寺的信徒,妙說寺的瀧川信雅尊師一年會來千里達島幾次,直接進行指導。此外,每週日會在作為據點的法華講會館中,利用網路直播妙說寺舉行的聚會,與住職一同勤行,並聆聽法話。

更盡其所能地運用『日蓮正宗月刊』(美國日蓮正宗寺院發行的月刊),出席者一同閱讀月刊中的體驗談,以御本尊佛力法力的現證,鼓舞自他的信心。

曾有過被英國等其他國家統治,還有印度人等其他民族勞動力介入的歷史,而各種宗教混在一起吧。

是的,家人當中信仰的宗教不同,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因此,單純接受我們所說的,帶到法華講會館是比較容易的,不過,充滿著「只要是宗教什麼都好」的觀念,因此,要成為謗法嚴誡的日蓮正宗信徒並不簡單。這個時候,大家一起唱題,首先努力去感受御本尊的力量。

今年(二○一五年)二祖日興上人誕生七百七十年的奉祝紀念法會,有六位信徒代表登山。從貴國去登山有什麼樣的困難呢?

登山真的是非常辛苦。相對於我們國家,日本是在地球的另一端,飛行距離相當長,所以費用也就非常高。登山費用超過三千美金。我國的經濟力沒有那麼高,對個人來說也相當吃力,要籌措經費並不容易。

此外,沒有直達的航班,今年(二○一五年)四月登山的時候,兩位信徒先飛去倫敦,再由倫敦經由伊斯坦堡,花費三十六個小時才到達成田機場。

再來還有簽證的問題。日本簽證不用說,經過美國、加拿大等地轉機時,必須事先取得各地的簽證,這些也都是繁瑣的作業。如果許願可以成真,我希望來世能夠出生在日本,北海道或沖繩都好。

最後,請教妳對宗祖日蓮大聖人聖誕八百年的決意。

千里達及托巴哥的法華講在瀧川尊師的指導下,達成每年的折伏目標。今後,對折伏也要果敢地採取行動,為了千里達及托巴哥光明的未來,培育下個世代的優秀法華講員。

並且,為了法華講創立以來的願望,法華講員團結一致,一起努力,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夠建立寺院並有僧侶常駐,作為我們的決意。

更多海外廣布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