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折伏、唱題是獲得功德的關鍵

│本興院 北中本部大安支部│ 
│周陳美英│ 

民國98年4月26日
折伏部全國交流會之際(於妙德寺) 

  民國五十年,先父留下來包括十三棟三層樓的財產全都敗光,我正想是否要信仰什麼來改運看看的時候,正好去參加日蓮正宗的座談會,從此改變了我們一家的命運。參加座談會,聽到克服病苦、經濟苦的體驗,覺得不可思議而決定信仰。弟弟雖然先被折伏,但因為媽媽信仰觀音而不敢入信,直到我入信並折伏媽媽以後,弟弟才敢信仰御本尊。

  我媽媽信仰關公、觀音菩薩以及土地公,大大的三尊神明,一直都在我家客廳裏最顯眼的位置, 但因為信仰御本尊, 要先從「拂除謗法」開始,於是,鼓起勇氣勸她把這些神像處理掉,她卻捨不得,拖到隔年才處理。由於媽媽是大戶人家的長女,從小就錦衣玉食、大魚大肉,卻聽信朋友的話, 靠發願吃素來改變宿命、維持好運,我勸她不要再強迫自己吃素,結果,開葷後她比以前更快樂。她最近這兩年往生,享壽一○一歲,在睡夢中離開人間,臨終之相非常好看,我想,是因為生前非常喜歡唱題和折伏,才有臨終正念的福報。

  小時候,家裏有兩個負責煮飯、洗衣服打掃房子的傭人,還有一個奶媽跟兩個專供我們姊弟差遣的婢女。爸爸是日據時代極少數的建築師,又是保正(人民代表),因此擁有黃包車接送我們上下學。

  日據時代,北一女都只給日本人念,我是少數念北一女初中又直升北一女高中的優秀台灣女子。原本期待嫁給當醫生的先生,繼續榮華富貴的人生,但卻事與願違。先生賺的薪水要拿回婆家養弟妹,而且只要有空就打牌,完全不進修向上。我不曉得多少次急得問先生:「你不努力工作存錢,將來四個小孩怎麼辦?」先生卻回答說:「我自有打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一天,先生竟然說:「讓小孩都去讀師專好了,不用繳學費。」但是,當時都是家裏沒辦法負擔的才去考師專。我聽到如此不負責任的話嚇壞了,於是每天五點半起床,開始唱一萬遍的題目,持續十多年,直到四個男孩及後來生的女兒都考上大學。

  先生曾經改行從商,兩次全都失敗,處在四處借貸的生活,持續了十幾年,連每天三餐的米錢,都要斤斤計較。每當房東要漲房租, 我們就得趕緊搬家,竟然在十五年內搬了十次家。信仰十四年後,在環境的壓力以及御本尊的引領下,於四十四歲時,鼓起勇氣正式外出上班,在旅行社當導遊,家中經濟情況從那時候開始改變,也買了房子。那時候雖然經濟困苦,但一家平安就是功德。我每天靠勤行唱題維持信心,並背著小女兒到處活動、折伏, 座談會也從不缺席,會中的體驗談,更是激勵我信心的食糧。目前為止,我從未懈怠信心,勤行唱題也從未中斷過。

  買了房子後,媽媽急著拜託我買她的一小塊地,否則會被告。結果當年二十五萬元買的地,在十年後竟然賣了三千萬元,這不正是「不求自得」的最佳寫照嗎?因為這筆不求自得的收入,五個小孩有了買房子的頭期款。我的五個小孩有三個醫學博士和兩個碩士,都是考取日本交流協會獎學金而留學日本。現在個個都在專業崗位上有良好的表現,也有一定的社會風評,值得安慰。如同御書『經王殿御返事』中所說:「法華經之劍唯信心之勇者所用。當真誠發出信心向御本尊祈念,焉有不可成就之事。」

  入信的隔年三月登山,在理境坊由日達上人授戒,那時即決意,每年至總本山參拜,全家包括媽媽、先生、五個小孩都有登山參詣,也都下附御本尊。在經濟非常困難時,為了登山,也曾經典當金項鍊去買船票,坐了三天兩夜的船才到日本,回程還遇到颱風,這就是那時候的信心。

  接下來談我的病業,真是轉重輕受、宿命轉換。十三年前, 因尿液呈茶色, 且每次檢查皆超出標準值甚多,醫生研判腎癌並立即開刀,動刀後發現腎臟非常漂亮,以為是誤診,最後才發現一顆黑色小腫瘤,還好及時開刀,不然惡化就後悔莫及。七年前,我因糖尿病需定期檢查血糖,醫生說怕引起心臟毛病,想照一張X光,我從未照過胸部X光,結果,無意間發現第二個癌症--肺癌。醫生主張動手術,我則以「已經七十歲不需要開刀」為由,自行環遊世界三個月。回國後,兒子帶我做正子掃描,顯示癌細胞更加活躍。兒子勸我開刀,我還是拒絕,他還說肺癌很痛苦。結果當月『本興』中提到,「雖重病,若遇良醫速加對治, 命猶可存。」我於是接受開刀。手術結果非常順利,手術醒來後,馬上想吃油豆腐細粉,護士請我兒子帶來,立刻被我吃光光,一點也不像剛動完大手術的病人。醫生誇我非常勇敢,我則向醫生下種折伏,因為信仰日蓮正宗,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的題目,才有勇氣開刀。

  五年前登山時,覺得人生已經很清閒,想去總本山向御本尊報恩謝德,了卻心願。因為我每次登山,都一定要有收穫, 不可空手而歸, 且常聽尊師指導說,信仰御本尊得以現世安穩、後生善處。於是請教尊師:「我的願望都已完成, 如今比較清閒, 而且也老了,是不是可以趕快死掉,然後再回人世間,並誕生在妙法家庭?」尊師指導:「不可以說死就死,要好好一直活到最後,都要唱題,並且要時時自行化他才可以。」我當下決定重新做人,此生到死為止,都要自行化他。尤其四年前印尼御親修時,到法清寺的本堂需要爬很多階梯,我的腳不方便, 本來想放棄, 但以「一心欲見佛,不自惜身命」的信念, 爬了四十分鐘的階梯才到,在御開扉的那一刻,感動得淚流滿面,當下誓願,回到台灣將每天參詣寺院。我現在每天搭計程車來本興院做晚勤行,下種折伏所搭乘的每輛計程車司機,也曾經折伏成功,有司機歡喜接受授戒。許多人看到我現在的樣子,就願意跟著信仰御本尊,我賣玉蘭花的鄰居說要受戒,結果賣甜不辣和草莓的鄰居也說要一起受戒。所以我現在折伏時,都會告訴對方說:「看我現在的樣子, 就知道信仰御本尊有多好。」

  我想,這是我從四十八年前一開始信仰時, 就遵從指導, 除了自己唱題之外, 還要折伏別人所獲得的功德。目前,可能有很多人碰到經濟苦或病痛苦,只要確信御本尊,保持唱題與折伏,一定可以突破難關。總而言之,信仰御本尊以後,許多以前苦苦追求卻求之不得的事,現在通通都變成不求自得,而且達到心想事成的境界。所以,請大家除了要努力唱題之外,更要折伏化他,必將功德無量。

 
<< 最先 < 前一個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個 > 最後 >>

第 27 頁,共 27 頁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