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信仰體驗談 體驗談 健康的人生
 
健康的人生

│日本法道院 東京南部地區│
│矢島ゆかり│
摘譯自『法之道』第1210號

  二十九年前,我和父母、姐姐差不多同時期入信,是由我先開始信心的。在成為醫師以來的二十三年間,以醫師身分,透過信仰所經歷的事物, 讓我有很強烈的感受, 我將說其中印象最深的體驗。最後,也談談自己生病的體驗。

  二十九年前考取醫學院,當時的喜悅如飛天般達到頂點。但看到朋友中, 和我擁有一樣學力,也同樣努力,卻因為經濟或是父母的考量而放棄醫師之路。因此在喜悅中感到一絲不安,覺得絕對不只是靠自己的努力,還有些運氣,但是當這些運氣用完後,將會如何?

  從國中開始就喜歡探求「絕對」的事物。閱讀基督教的書,或是聖經, 也參加過他們的聚會,但都和「絕對」相去甚遠。告訴我日蓮正宗信仰的,是小學時代的好友本多敦美。初次聽她談論信仰的那天,便被勸說來到法道院,聽取更多的說明。我當時即深刻感受到,僧侶衣著非常樸素;沒有油錢箱,任誰都不會隨便收取財物;一天兩次在早晚勤行中確實回向祖先;立塔婆的費用不高。雖然不是很了解佛法的法話,不過,可能就像本多小姐所說,這是唯一正確的宗教,也或許就是我一直追求的「絕對」了。

  本多小姐說:「我沒理由推薦不好的給妳吧!」強而有力的話打動了我的心,於是在當天晚勤行時入信,隔天早上即開始做勤行唱題。我告訴本多,希望姐姐也能入信,本多和姐姐談過後,姐姐也立刻入信。

  但是父母十分擔心,兩個女兒陸續入信未知的宗教,還背對著家中禪宗的佛壇唱念法華經,以為我們被什麼新興宗教所騙。父母打電話到本多家,本多請他們到法道院,我於是和父母一起去。父親準備了十個問題,其中有:「若將幸福比喻是在山頂上,各個宗教只是路徑不同,終究都會到達山頂。」幹部明確回答,日蓮正宗是唯一能夠到達山頂的。愛追根究底的父親,對此回答感到信服,當場決定入信,母親雖然不是很了解, 但既然丈夫入信,自己也就一起入信。當天晚上,父母入信並下附御本尊,且在那天舉行入佛式,全家四人從此一起信心。

  接著,是以醫師身分所經歷的三件事。第一件是在大學附屬醫院服務時的患者。這位患者週期性地發高燒,全身皮膚長膿,關節疼痛不堪。由於經常住院出院,工作不順,妻子也離家出走。更因為止痛藥的副作用,肝臟和腎臟惡化,以透析治療卻發生病毒感染。

  有一天值班時,在吸煙區看到他,我走到他身邊,誠心誠意告訴他佛法, 一心就是想要救他。我含著眼淚勸他去寺院,他眼中也隱約泛著淚光,卻沒開口應允。問明原因,才知他父親是他宗幹部,因為不堪的回憶,而對所有宗教有恐懼感,且經濟上又靠父親支援。可見錯誤的宗教真的非常可怕。

  第二件是任職於東京都立醫院時的患者。一名右腳被細菌感染的患者來院急救,病歷封面的保險證影本,是某團體的社會保險。這位中年男性坐在輪椅上,氣色憔悴、神色不安,右腳用毛巾一層層裹了起來,由太太推著進來。太太表示已經接受過三、四家醫院的治療,但症狀卻愈來愈嚴重,血和淋巴液從皮膚大量流出,紗布和繃帶已不敷使用,才用毛巾包裹。將毛巾、繃帶和紗布解開, 立即散發出一股惡臭,膝蓋以下腫得像象腿,還混雜著灰綠的顏色。細菌已侵入到肌肉、骨胳,甚至蔓延到全身。顯然是之前的診斷和治療不當,若不馬上截肢,會斷送性命。

  之後,患者狀況急轉直下,整形外科醫生提出截肢的許可,但他太太發狂地哭號:「不要切掉我丈夫的腳!」患者本人已經失去意識,但身為醫師,不能什麼都不做,在切開皮膚和肌肉讓膿和血流出時,患者就死了。親眼目睹信仰錯誤宗教的恐怖。

  第三個是外祖父過世的體驗。外祖父並未信仰日蓮正宗,患有老人癡呆症,母親讓他手持數珠和經本,很努力地教他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當我接獲外祖父過世的消息, 馬上趕到太平間,本多小姐一家也已趕來。躺在停屍間的外祖父,和經常看到的屍體一樣,開始僵硬,皮膚收縮,眼睛和嘴巴緊緊閉著,嘴唇呈現紫色。對第一次碰到而不知所措的我們,本多小姐一家教我們:「總之,就是題目。」於是依照所說,拚命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

  令人感到驚訝的是,遺體一點一滴在改變。原本緊閉著的眼睛和嘴角竟然鬆緩, 浮現出微笑,從眼睛流下一行淚水,嘴唇泛出紅色, 兩頰也變得粉紅。看得出來外祖父很高興。在喜悅中,我們持續唱題到忘我的境界。醫學常識所無法想像的事,在我的眼前發生,深刻感受到題目力量的偉大。

  人的皮膚和嘴唇會呈現粉紅的顏色,是因為肺經由呼吸,將吸取的氧氣送入血中,成為乾淨鮮紅的血液,然後經由心臟的幫浦作用,將鮮紅的血推向全身,再穿過皮膚透了出來。這是小學教科書中也有的醫學常識。因此,心肺功能停止後的皮膚和嘴唇能夠再次轉紅,對任何稍具醫學知識的人來說,沒有不感到驚訝的。從那天起,母親每天唱題兩小時。這是外祖父透過自己的死亡,告訴母親題目的力量。

  最後, 是我自己生病的體驗。我在十多年前,兩次患有輕度的聽力衰退。第二次的時候,腦部似乎有異常的現象,於是接受檢查,結果發現許多數不清的小小梗塞。在不清楚腦梗塞和聽力衰退有什麼關聯的情況下,先進行聽力衰退的治療,狀況改善後再觀察經過發展。之後,因為帶小孩和家事過著忙碌的日子,沒有再做檢查。去年春天,再接受檢查時,發現殘存的少數腦梗塞,竟然全部消失無蹤。死掉的腦細胞絕對不可能再生,讓我深切感受到御本尊的力量。

  另一項是精神病的體驗。四年前, 我罹患憂鬱症, 過著半天工作、半天躺著休息的生活。但是在御本尊的庇蔭下,我仍然集中精神在工作上,儘可能幫助病患。特別是當精神科的醫師告訴我:「這樣的狀況下,還能為別人盡力,繼續工作,實在是奇蹟。」為了治好我的病,我一天唱題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但情況未好轉,有時還會被幻聽、幻視、妄想搞得團團轉,連日常生活都出現障礙,因此辭掉工作。但我一直沒有離開御本尊,因為我見證過本多小姐一家克服癌症和敗血症,知道這樣的重病來自於過去世的罪障,也知道御本尊能幫助我們消滅罪障。

  我看見了看不到的東西,聽見了聽不到的聲音,被這些搞得七葷八素,無意識地走來走去、暴躁不安。這是統合失調症,也就是過去所說的精神分裂症的症狀。由於症狀太過嚴重,母親和姐姐就向當時的主管,也就是現在的日如上人猊下申請指導。

  日如上人激勵:「一定會治好的,請全家好好確實唱題。」

  全家人為了我團結一心,唱了很多題目,母親也曾在一週內每天唱七個小時的題目。我也很痛苦,一心希望趕快治癒,起居都在御本尊前, 和母親一起勤行、唱題。日如上人「一定會治好」的話語,是我心中的支柱。

  三個月後,症狀全部消失。已經到了非得住院的嚴重症狀,竟然在短時間內治癒,又讓我體驗到唱題驚人的力量。之後,經過七個月的充電,已經可以完全恢復工作。於是在前年,繼承了父親五十年來一直維護的診療所,擔任院長的職務到現在。如果沒有信心,不知道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一想到這裏就覺得害怕,但同時也十分慶幸遇上這個信仰。

  大聖人的御金言中有:「縱指大地猶不中,縱有連結虛空者,縱潮無漲退,縱日自西出,法華經行者之祈願無不成也。」(『祈禱抄』御書六三○頁)

  也就是說,即使有以手指大地仍落空,即使有能連結虛空之人,或是沒有漲潮、退潮,太陽從西邊出來等情況發生,法華經行者的祈願,沒有不實現的。

  我想向初次來到法道院,以及尚未決定入信的朋友們說的是,沒有親身去相信、親自去唱念, 是無法了解題目的偉大之處。無論頭腦再怎麼好,即使是佛教的學者也無法了解。若能像我一樣,確信御本尊而唱念題目的話,即使對佛法一無所知,即使不聰明,都能夠體驗御本尊的功德。請相信告訴我們日蓮正宗信心的人,請一起來試著唱念題目。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