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佛法學習庫 海外部指導 正像末三時
 
正像末三時

  『聖愚問答抄』中:

  「時有正像末,法有大小乘,修行有攝折。攝受之時行折伏,非也,折伏之時行攝受,失也。然今世乃攝受之時乎,折伏之時乎,應先知此。」 (御書 四○二頁)

  今天想就「正像末三時」為題,盡報恩之誠。

  首先,日蓮大聖人教示:

  「時有正像末,法有大小乘。」 (御書 四○二頁)

  釋尊在大集經等中,將自己入滅後未來的佛法流布,區分為正法時代、像法時代、末法時代等三個時代。根據經典,有五百年與一千年的不同,第二祖日興上人於『三時弘經次第』中教示:

  「一 佛法流布之次第
     一 正法千年流布 小乘 權大乘
     一 像法千年流布 法華迹門
     一 末法萬年流布 法華本門」
(『歷代法主全書』 第一卷四二頁)

  日蓮大聖人於『撰時抄』中,以五箇五百歲教示三時:

  「大集經中,對大覺世尊、月藏菩薩定未來之時。所謂我滅度後之五百歲中解脫堅固,次五百年禪定堅固以上一千年,次五百年讀誦多聞堅固,次五百年多造塔寺堅固以上二千年,次五百年於我法中,鬪諍言訟白法隱沒等云云。」 (御書 八三六頁)

  第一的正法時代的一千年,是釋尊之教(教法)、行(修行)、證(開悟)正確具足的時代,追求佛道的眾生,因為過去累積善根的機根,而能透過釋尊的教法得到證果。

  五箇五百歲中,第一個五百年的「解脫堅固」,與第二個五百年的「禪定堅固」,合起來為一千年。「堅固」是指堅決確定的狀態。

  第一個「解脫堅固」的時代,因為眾生的根性單純,因此釋尊之法得以正確傳揚,並為得到佛的智慧和開悟而實踐佛道修行。

  第二個「禪定堅固」的時代,眾生修行大乘教進入三昧,靜心專念於思惟之行,採用得悟的佛道修行。

  這個時代的傳道人師、論師,是由釋尊弟子迦葉、阿難等專心弘通小乘教,後由馬鳴、龍樹、天親等破折小乘教,宣揚大乘教等,以受到釋尊傳持、弘教付囑的「付法藏二十四人」為中心。在此時代中,經由阿闍世、阿育王等的外護,結集佛典,於是釋尊之教廣泛流傳於全印度。

  其次,像法時代的一千年,佛法的教義與修行僅殘留著,無法得到證果,因為是徒留形式而與正法相像的時代,故稱為像法時代。

  五箇五百歲中第三的「讀誦多聞堅固」的時代時,經典傳到中國,產生了漢譯與講說,以及教義的鑽研等。接下來第四的「多造塔寺堅固」的時代,建立了許多的寺塔與佛像,可從形體上見識到佛法流布之姿。

  像法時代主要的傳道人師與論師,有羅什三藏與玄奘三藏等努力於漢譯與講說,在中國,天台弘通大乘教法華迹門,在日本,傳教弘通法華經。但是,爾前權教的禪宗、念佛宗、真言宗等的邪義蔓延,釋尊的佛法漸漸衰退。

  最後的末法時代,是指釋尊滅後兩千年以後,釋尊的佛法失去力量,人心惡化,世相爭鬥不絕的末世法滅的時代。

  此一時代是只有教法而無修行、證果的時代。在五箇五百歲中,是「鬪諍言訟、白法隱沒」的時代。「鬪諍言訟、白法隱沒」,即是釋尊的佛力與法力皆失,爭鬥不絕,天災地變不斷發生的時代。

  在世相如此濁亂的末法中,釋尊的教法隱沒,從根本救濟末世之闇的日蓮大聖人之南無妙法蓮華經於是出現。

  此事,釋尊於法華經『藥王品第二十三』中說示:

  「我滅度後 後五百歲中 廣宣流布 於閻浮提 無令斷絕」 (開結 五三九頁)

  是預言在五箇五百歲的最後,第五項的末法時代,末法之佛日蓮大聖人將廣宣流布法華經本門壽量品文底的南無妙法蓮華經,且不斷絕。

  如上所述,「正像末三時」是將釋尊滅後的時代分為三時,說明根據教說的修行與證果之相異處。因此,不是信仰自己喜歡的宗教就好,也不可任意自創或添加教義。順從辨明時代的佛之教說,才是重要。

  接下來,日蓮大聖人教示末法的修行方法:

  「修行有攝折。攝受之時行折伏,非也,折伏之時行攝受,失也。然今世乃攝受之時乎,折伏之時乎,應先知此。」 (御書 四○二頁)

  在佛道修行中有「攝受」與「折伏」兩種方式。「攝受」是攝引容受之意,是在順應眾生機根、認同對方主義主張的同時,慢慢誘引到正法的化導方法。

  另一方面,「折伏」則是破折屈服之意,教導不幸與苦惱的原因,在於錯誤的思想與宗教,破折對方的邪義、邪見,使之得到真實幸福的行為。

  攝受之時的主要修行,舉四安樂行為例。四安樂行是指:

  一、身安樂行(逃避世俗,於山林等閑靜之處修行)
  二、口安樂行(不責備對方的過錯,以和善的語氣說法)
  三、意安樂行(對他人不抱鬪爭心)
  四、誓願安樂行(以慈悲心誓願救濟一切眾生)

  這是釋尊在世,以及正法、像法時代的修行法,不是現在末法時代實踐的佛道修行。因此,現在是行攝受之時?或是行折伏之時?明白時代的背景,非常重要。

  日蓮大聖人於『如說修行抄』中教示:

  「然今時若行攝受之四安樂修行,豈非冬播種而求益者乎。雞鳴於曉用矣,鳴於夜則怪也。權實雜亂時,不責法華經之敵,閉隱山林行攝受之修行,豈非失法華經修行之時之怪事乎。」

(御書 六七三頁‧『中文御書選集』 七九頁)

  在佛法的修行中,若錯置攝受與折伏之時,就如同冬天播種,等待春天收成,或是報曉的雞於夜間啼叫,非但不具利益,反而成為惡害。

  又於同篇御書中教示:

  「法華折伏破權門理既是金言,權教權門之輩終無一人不被攻陷,成法王之家人,天下萬民諸乘成一佛乘,獨妙法繁昌時,萬民一同奉唱南無妙法蓮華經,則風不鳴枝,雨不碎壤,代成羲農之世,今生拂不祥之災難,得長生之術,人法共顯不老不死之理時,諸位觀之,現世安穩之證文無疑也。」 (御書 六七一頁‧『中文御書選集』 七六頁)

  折伏更多的人,世界便沒有災害,世人也能得到和平。

  對於折伏的心態,如日蓮大聖人於『四菩薩造立抄』中的教示:

  「總之,云日蓮之弟子修行法華經者,應如日蓮行之。」 (御書 一三七○頁)

  如實依照日蓮大聖人的教示,努力折伏育成時,必有廣宣流布與一生成佛。

  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指南:

  「亦即,法華思想本身就是折伏,於末法,除了以折伏達成一天四海本因妙廣宣流布之外,別無他法,每一個人皆須將此事銘記在心。

  因此,大聖人於『撰時抄』中教示:

  『集一滴成大海,聚微塵為須彌山。日蓮始信法華經時,如日本國之一滴、一微塵。若二人、三人、十人、百千萬億人傳唱法華經,必成妙覺之須彌山、大涅槃之大海。成佛之道,除此無他。』 (御書 八六八頁)

  我們拜察此御金言,各講中共同僧俗一致、異體同心,專心一意地實踐破邪顯正的折伏,向即將來臨的平成三十三年(二○二一年),構築法華講員八十萬人陣容的達成,勇猛精進,最為重要。」

(『大日蓮』第八四八號 五六頁)

  在現在的末法時代,藉由弘通日蓮大聖人佛法的本門之本尊、本門之戒壇、本門之題目的三大秘法的南無妙法蓮華經,努力於折伏育成,能使國土安穩,自己和家人以及所有的人們,皆得到幸福。

  從現在開始,更加努力於自行化他的信心修行,向著二○二一年宗祖日蓮大聖人聖誕八百年,構築法華講員八十萬人陣容的目標,一起精進吧。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