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佛法學習庫 海外部指導 學習熱原法華講眾的信心
 
學習熱原法華講眾的信心

  這個月,一起從熱原法難中,學習法華講眾的信心吧。

  日蓮大聖人於『異體同心事』中教示:

  「熱原諸人之心志,若異體同心萬事可成,同體異心諸事不成,此於外典三千餘卷中已定之。」 (御書 一三八九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一九頁)

  教導當時受到強烈迫害的熱原法華講眾,唯有異體同心的信行,才是成就一切事物,克服苦難之道。不過,若是彼此的心相異,什麼事情都無法達成。熱原法華講眾依照此御金言,以異體同心的信行,克服法難。

  熱原法難是在文永十一年(一二七四年),日蓮大聖人進入身延山之後,日興上人開始於甲斐(現在的山梨縣)、駿河與伊豆(現在的靜岡縣)地區布教,短期內就有許多人入信。

  其中,在布教方面特別有顯著進展的,就是駿河富士地區。過去,在富士有四十九院,以及日蓮大聖人為著作『立正安國論』而進入閱覽一切經的實相寺等天台宗的寺院。日興上人年少時,就是在這兩寺院修行,因而以此地區為據點,展開折伏戰。

  四十九院與實相寺,還有鄰近熱原鄉內的瀧泉寺,此時已十分墮落腐敗。此時,具有高尚人格的日興上人,弘揚日蓮大聖人的南無妙法蓮華經,使得折伏不斷進展。日興上人所說的許多法門,讓有心的僧侶氣象一新。於是,瀧泉寺僧侶日秀、日弁、日禪等, 眾多僧侶皆成為日興上人的弟子。特別是日秀、日弁與日禪三人,果敢地向周邊地區進行折伏。

  瀧泉寺住著代理院主行智。行智是只有外表仿效僧侶的出家人,原本就缺乏道心。他召集瀧泉寺的佃農們為他捕鵪鶉和山狸,或做陷阱捕鹿,再把這些獵物帶回自己居住的寺坊食用。此外,還在境內的池裏毒魚,在村里販售賺錢。

  厭惡如此作為,追求真實之教的熱原農民們,受到日秀等人的折伏,接連入信。之後,被稱為三烈士的神四郎、彌五郎與彌六郎三人,也於弘安元年(一二七八年)入信,成為農民信徒們的中心人物。

  然而,代理院主行智一點也不喜歡這種情形。先脅迫日秀等:「若立下捨棄法華經,讀阿彌陀經,稱誦念佛的誓約書,就允許你們繼續居住。」然而,道念堅定的他們並沒有屈服。日禪離開瀧泉寺,投靠親戚,而舉目無親的日秀與日弁,則仍住在瀧泉寺的領地內,繼續布教。

  弘安二年(一二七九年)四月八日,行智的詭計波及熱原法華講眾。在進行騎射的行事時,熱原法華講眾之一的四郎男,在人群雜沓中,被不知名者砍殺。這就是「若不停止信心,下次不知是誰會失去生命」的威脅警告,但是,法華講眾仍不畏懼地持續信心。

  然而,同年八月,彌四郎被斬殺。日蓮大聖人了解此一狀況後,雖派了大進房與三位房兩名弟子前往,但這兩人因畏懼於眼前的刀劍,中了行智的奸計,退轉趨附於行智之下。

  接著,三烈士之一的神四郎的親哥哥彌藤次,也轉入行智麾下,擔任行智的參謀,迫害弟弟神四郎。一步步預做準備的行智,策劃了欲將熱原法華講眾一網打盡的奸計。

  同年九月二十一日,富士熱原地區一帶稻穗結實纍纍,處處一遍金黃景色。於是農民們分工合作地收割。忽然間,手持刀與弓等武器的武士們,押走了行智轄下的眾多農民。武士的行列中,也包括了退轉的大進房。

  這些武士們不只對日秀的水田下手,更強行奪走了熱原法華講眾的田收。法華講眾雖拚死抵抗,但包括神四郎在內有二十人遭到拘捕。

  此時,突襲熱原法華講眾的大田親昌、長崎次郎兵衛時綱兩名武士,以及大進房,皆落馬死亡。日蓮大聖人教示,此一現證乃是誹謗法華的現罰、別罰。

  很快地,二十名法華講眾被押解至鎌倉。在該地,行智送達了以神四郎之兄彌藤次為訴訟人的訴狀。

  這篇虛構的訴狀寫道:

  「這些人於本月二十一日,帶領大批人馬,持著弓箭,強行進入院主的領地。日秀並準備了馬匹,熱原農民紀之次郎立了告示,在院主的水田收割稻作,搬進日秀家裏。」 (『瀧泉寺申狀』 御書一四○二頁‧取意)

  對被押解至鎌倉的法華講眾,完全沒有調查事件的始末,便由代理的平左衛門尉賴綱之子飯沼判官以響箭進行拷問。所謂響箭,就是在箭尖以木製的響笛代替箭頭的箭,雖然沒有殺傷力,但被射中的痛苦和射出時發出的聲音,會讓人心生恐懼。而拷問的理由也與事件無關,竟是毫無道理地要求,「捨棄法華經,稱誦念佛」。

  聽聞此事的日蓮大聖人,馬上書寫『聖人御難事』(『與門人等書』),激勵全體門下的信心:

  「鼓勵熱原的信徒們,絕對不可使其退轉。請轉告他們:『總之,要斷然覺悟。須知好的結果是不可思議,不好的結果是必然的。覺得餓的時候,教他們餓鬼道。牢中若寒,則教他們八寒地獄。若說怕嚴刑拷打,就教他們如遭老鷹捕食的雞,遭貓捉的老鼠,都不是其他人的事。(取意)』」 (御書 一三九八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三九頁)

  拜讀此御書的日興上人,遂與全體門下鼓勵熱原法華講眾。熱原的法華講眾也互相鼓勵,沒有一人退轉。無論如何被響箭射擊,仍大聲地持續唱念題目。

  到了十月十五日,平左衛門尉賴綱殘酷地將神四郎、彌五郎、彌六郎三位中心者斬首。他們直到最後時刻,仍唱念著題目。

  日蓮大聖人於『聖人等御返事』(『變毒為藥御書』)中教示:「聽聞他們遭難時,仍奉唱南無妙法蓮華經。這不是等閒之事。一定是十羅剎入平左衛門尉賴綱之身,試探法華經的行者。(中略)又或是惡鬼進入賴綱的身體。(取意)」 (御書 一四○五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四七頁)

  也就是說,熱原法華講眾賭上身命,堅決地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因此,這場法難對法華講眾而言,並不是莫須有之難,而是諸天試練法華講眾的信心,或是魔的作用。

  同篇御書中繼續教示:

  「日興等既深知此意義,請向問注所提出異議。還有,最後務必轉告平賴綱:『你難道忘了過去文永之役時,日蓮大聖人的教示?他國侵逼、自界叛逆之災,今日未息,更將為你自身招來十羅剎之罰!』(取意)」 (御書 一四○五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四七頁)

  正如此言,正應六年(一二九三年)四月,發生『平禪門之亂』,平左衛門尉賴綱與擅自施放響箭的飯沼判官,父子二人及其一族,滿門皆遭誅殺。日興上人斷言,此即「法華之現罰」。

  此熱原法難,區區一介農民們亦不屈服於以強大國家權力為後盾的平賴綱之迫害,貫徹不退轉的信心,具有甚深的意義。日蓮大聖人以此熱原法難為鑑,作為建立全世界人類應歸依的一閻浮提總與之大御本尊,也就是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的機緣。

  於是,如『聖人御難事』(『與門人等書』)中的教示:

  「佛四十餘年,天台大師三十餘年,傳教大師二十餘年,完遂出世之本懷。其中之大難不計其數,如前所述,余二十七年也。」 (御書 一三九六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三七頁)

  於弘安二年(一二七九年)十月十二日,建立了出世本懷的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

  第二祖日興上人於『日興跡条条事』中教示:

  「將賜予日興之弘安二年之大御本尊相傳予日目。」 (御書 一八八三頁)

  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自付囑給日目上人以後,由歷代御法主上人在總本山大石寺相傳、嚴護,等待著廣宣流布之日的到來。

  因此,我們法華講眾的信心原點,即是熱原法難。體會熱原法華講眾的信心,對大御本尊抱持著絕對的確信,無論什麼樣的苦難與障魔興起,都唱念題目面對,一起以異體同心的團結,去下種折伏有緣之人吧。

  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指南:

  「正是在障魔競起時,將之視為決定信心的大好良機,確信受持妙法的大功德,朗朗地唱念題目,毅然地與魔決鬥,將之粉碎,才是重要。無論什麼樣的障魔,絕對都勝不了佛。衷心祈願以此確信,無論什麼樣的障魔競起,更加堅固信心,異體同心地努力於折伏,務必達成誓願。」 (『大日蓮』第八四○號 四五頁)

  衷心希望我們日蓮正宗的僧俗,將此異體同心、忍難弘通的指南,銘記在心,不要空過一生,後悔萬年,為了遠程的廣宣流布大願成就,近程的二○二一年,宗祖日蓮大聖人聖誕八百年,構築法華講員八十萬人陣容的命題,各國各支部以達成折伏誓願為目標,努力精進。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