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法話‧指導 御會式布教演講-法華講的信心
 
御會式布教演講-法華講的信心
北投布教所內 高木成華尊師
105.10.22 御會式御逮夜 於本興院

  

  今天各位參詣御會式御逮夜,實在辛苦了。在總本山,御會式的行事與除蟲法會並列本宗兩大重要法會。

  由於大部分的末寺沒有舉行除蟲法會,所以對末寺而言,此法會也可說是一大行事。日蓮正宗有「沒有參加御會式的信徒,就不是本宗信徒」之說,可見是極為重要的法會。

  御會式是慶祝御本佛日蓮大聖人顯現常住不滅之相,同時也是為了銘記於末法說妙法的恩德而奉修。更具有每一位信徒以單純正直的追隨之心,在繼承大聖人佛法深義的御法主上人的指南下異體同心,誓願為了報恩而弘通妙法的重大意義的法會。

  大聖人的一生,「始於立正安國論,終於立正安國論」。『立正安國論』是大聖人對當時的政府,提出「世間苦難不斷的原因,完全是因為信仰錯誤宗教的毒害。為了使世界安泰,唯有信受妙法才行。」作為折伏權力中心的文書。

  如同也有發行中文版的『日蓮正宗入門』中所寫的,大聖人大約在入滅的三週前,做了『立正安國論』的講義。在入滅的重要時刻,講授折伏之書的『立正安國論』,可以拜察大聖人的本意,就是「謗法嚴誡」與「折伏」。

  在大聖人不斷折伏的一生當中,松葉谷法難、伊豆流罪、小松原法難、龍口斬首、佐渡流罪等等,即使丟掉性命也不足為奇的災難,降臨在大聖人身上。

  『佐渡御書』中教示:

  「謂日蓮御房雖為師匠,唯過於剛強。謂我等當柔和弘通法華經者,如螢火之嗤日月,蟻塚之貶華山,井江之輕河海,烏鵲之譏鸞鳳,可笑也。」

(御書 五八三頁‧『中文御書選集』 五三頁)

  在看到大聖人遭遇法難的弟子檀那當中,不僅有人起疑退轉,甚至說出「大聖人對折伏過於嚴格,嚴誡謗法之心過於強烈,因此才蒙難。我們要有不至於落到如此下場的聰明念頭,以更緩和的方法和想法,來弘通法華經的教說。」

  對於此種弟子檀那的信心姿態,大聖人以「此姿態就像螢火的微弱之光,嗤笑日月的大光明,如低矮蟻塚貶低高偉華山,如井水、小川輕視大河、大海,如鵲鳥譏笑鸞鳥、鳳凰。」來加以喝斥。

  因此,我們也不可抱著「達成誓願目標已經是很嚴格的要求了,不要再說謗法嚴誡等嚴厲的話了。」的想法,若是認為,「折伏很辛苦,還要對謗法那麼嚴格,僧侶什麼都不懂!」就真的和剛才所說的御書一樣了。

  除此文之外,大聖人在許多的書簡中,不斷育成弟子檀那的信心,極力鼓勵。大聖人貫徹謗法嚴誡的姿態,在血脈相承的第二袓日興上人、第三袓日目上人綿綿不絕地相承之下,傳到今日。

  那麼,今天我想來談談,信心時必須抱持的「正確的信心」一事。

  何謂正確的信心呢?被問到這個問題時,大家都會回答,而多數人的腦海中,會浮現「確信大聖人的教義及御本尊」、「要勤行、唱題」、「要努力折伏」的答案吧。

  的確如此。仔細來說,剛才提到的勤行、唱題、折伏,是以「正確的信心」為基本而應該實踐的「修行」。然而,回答「確信大聖人的教義和御本尊」,是不是只答對了一半呢?

  觀看世間,也有膜拜和日蓮正宗的御本尊相似之物、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的其他宗教。也有與日蓮正宗一樣,以「折伏」弘揚教義的宗教。我們日蓮正宗,與這些宗教又有何不同呢?

  我們並沒有直接拜謁大聖人、聆聽妙法,也沒有親眼目睹大聖人的言行舉止。這樣的我們,現在何以能夠正確地參拜戒壇之大御本尊、受持正法呢?我們僧俗為何能夠正確地學習到大聖人的教義呢?請大家想想看。

  這是因為有著唯有日蓮正宗歷代御法主上人傳承的金口嫡嫡之血脈相傳。大聖人在『百六箇抄』(『具騰本種正法實義本迹勝劣正傳』、『血脈抄』)中教示:

  「直授結要付囑唯一人也。以白蓮阿闍梨日興為總貫首,日蓮將全部之正義毫無保留悉數付囑完畢。」 (御書 一七○二頁)

  所謂結要付囑,簡單而言,是指世代相傳教法最重要的部分。如同在法華經中,釋尊付囑給上行菩薩一樣,末法御本佛日蓮大聖人也寫有,將所持之真理、教義的精髓,相承予日興上人一人。

  大聖人於『一代聖教大意』(『一代大意抄』)中亦教示:

  「此經若無相傳,難知矣。」 (御書 九二頁)

  此經是指法華經。教導我們,法華經教義的精華,若沒有相傳則完全無法理解。

  日興上人一樣,將大聖人的正法相傳給第三袓日目上人,又由日目上人相傳給第四世日道上人,以代代唯授一人的血脈相承,大聖人的正法綿綿不息地相傳到現在的第六十八世日如上人。

  也就是說,我們應抱持的正確信心,除了剛才所說的「確信御本尊,確信大聖人的教義」之外,還有「要相信持續至今的唯授一人之血脈相承」。若無這樣的信心,我們就無法正確地知道大聖人的教義,做正確的佛道修行了。

  因此,確實抱持如此的信心,敬仰接受血脈相承的「當代御法主上人」,以及為我們說大聖人的教說、讓我們結緣的手續之師匠,認真遵從其指南,才是重要。

  如同日興上人在『佐渡國法華講眾御返事』中的教示:

  「此法門乃端正師弟子之道而成佛也。若違師弟子之道,縱同持法華亦墮無間地獄也。」

  徹底了解師與弟子的立場,努力於信心,非常重要。

  此外,御隱尊日顯上人於法華講連合會第二十八回總會之際,指南教示:

  「手續之師匠是當代御法主上人,和接受御法主上人的旨意及任命,赴任日本全國乃至世界各地,弘宣妙法的僧侶,希望各位深切思考,在每一位僧侶的生命中,存在著大聖人的功德。」

(『大日蓮』 第五四七號)

  我們必須注意的是,不可超越末寺住職和指導教師,宣稱「自己是御法主上人直接的弟子檀那」,而違反了師、弟子和檀那間的道理。

  現在,日本以及世界各地都建有寺院,在御法主上人的任命下,派遣僧侶赴任,才能夠以御法主上人猊下的代理身分,指導信徒每天的信心修行。

  我們要銘記前述的御隱尊日顯上人的指南,不可忘記末寺主管、住職、責任者都是手續師匠之一。在每天的信心修行中,尊敬所屬寺院的主管為師匠,遵從御法主上人猊下的指南及主管的指導,才是重要。

  這就是師弟相對的信心。我想強調的是,希望各位確實尊敬自己所屬寺院的主管為「師匠」。從佛法上來看,不管年紀多麼年輕,主管、住職和責任者都是「師匠」的立場,信徒則是「弟子」的立場。

  由於主管是師匠的立場,以合於道理的嚴格和大慈悲心對待各位,由衷地和信徒一同確信正法,得到幸福而給予鼓勵。

  其中,身為弟子的我們,遵從師匠的話,體會師匠的心意,與師匠一同努力得到成佛境界等等,正確抱持「身為弟子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

  以「師匠與弟子」的立場來思考的話,我和各位一樣,是尊敬自己所服務寺院的主管為「師匠」的立場。對剛才所說的內容,也有很多不周和做不夠的地方,但我將努力於每天的修行與法話內容。

  若有如此強盛堅定的信心,必定會有修行的行動伴隨。如總本山第二十六世日寬上人於『觀心本尊抄文段』中,「自行若滿,必有化他」的教示,如果做不到折伏、育成的化他修行,就是信心和唱題不夠的證明。

  大聖人於『開目抄』中教示:

  「若不言,今生雖無事,後生必墮無間地獄。若言之,三障四魔必然競起。兩者中當言也。」 (御書 五三九頁)

  教導我們,就算因為口說謗法嚴誡而遭遇難,也必須確實地實踐折伏。

  當然,末法時代是號稱濁惡之世,各位自然每天都充滿苦惱與辛勞。然而,正是因為在如此的世間中,希望每一位信徒都湧現出和每天勤行時所讀的「一心欲見佛 不自惜身命」之經文一樣的強盛信心。

  然後,以這樣的信力與御本尊境智冥合,而冥合之下的僧俗合力與種種欲望及苦惱搏鬥,不輸給一切困難,確實地同心朝向廣宣流布,實踐兼具自行化他的南無妙法蓮華經之修行,才是真正的異體同心,也才具有無量的功德。

  強烈希望各位藉此機會,善加思考我們應該抱持的信心姿態,今後更加與自己所屬寺院的主管,一同努力於每天的信心修行,作為今天的法話。非常感謝各位長時間的聆聽。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