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佛法學習庫 Q&A 問答信箱 請教關於奉安堂的御本尊(2)
 
請教關於奉安堂的御本尊(2)
正行院主管 宮下道法尊師回答

  請教關於奉安堂的御本尊


  日寬上人就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說示:

  「尤弘安二年之本門戒壇之御本尊,乃究竟中之究竟、本懷中之本懷。既此三大秘法之隨一也。」 (富要 四 - 二二一頁)

  弘安二年十月十二日圖顯的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為宗旨之根本的本尊。

  如日興上人『日興跡条条事』中的教示:

  「將賜予日興之弘安二年之大御本尊,相傳予日目。」 (聖典 五一九頁)

  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是由日興上人、日目上人及唯授一人血脈付法的歷代上人相傳的御本尊。宗祖日蓮大聖人於弘安二年十月十二日,所圖顯的出世本懷之大御本尊的相貌中,旁邊寫著「本門戒壇」,同時也寫著「法華講眾等敬白」等字的御本尊。

  關於「戒壇」,日寬上人在『文底秘沉抄』中指出,有「事」與「義」的戒壇:

  「義之戒壇即是本門之本尊所住之處。」 (聖典 八四九頁)

  「事之戒壇乃一閻浮提之人、懺悔滅罪之處也云云。」 (聖典 八四九頁)

  亦即,「義之戒壇」是指包含各家庭在內的本門的本尊安置之所,其義、理相當於事之戒壇。而其根本的「事之戒壇」,則是宗祖日蓮大聖人所教示的:

  「當國主立此法,應於富士山建立本門寺之戒壇也。唯待時耳。事之戒法謂此也。」

(御書 一六七五頁)

  為日蓮大聖人之遺命的本門寺的戒壇堂。

  此「事之戒壇」安置著大御本尊,因此,將弘安二年十月十二日圖顯的御本尊,稱為「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

  如同「當國主立此法」所說的,「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是當國主立日蓮大聖人的正法時,應該安置於本門寺的戒壇堂的御本尊,因此,現在並非正式的本堂安置的形式,而是以「內拜御開扉」的形式,特別對受持正法的僧俗做御開扉。所以,和寺院的本堂安置形式不同,沒有安置樒樹,平時,門也是關著的。最重要的是,只有在御法主上人猊下為大導師之下,才會做御開扉。

  「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是根本的究極的御本尊;「各家庭的御本尊」,是由末法御本佛的日蓮大聖人,傳給日興上人、日目上人,以及唯授一人血脈相傳大聖人之內證法體的歷代上人,書寫根源之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的內證,而後下付的御本尊。

  總本山第五十六世日應上人於『弁惑觀心抄』中指南:

  「唯此金口之血脈為寫宗祖之法魂,傳本尊之極意者也,此云真之唯授一人。」

(『弁惑觀心抄』 二一九頁)

  代代的御法主上人,以所傳承的血脈相承,才能夠書寫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的法魂、奧義。因此,信順血脈相傳的教義,以相信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的一念奉拜的話,所書寫的御本尊的功德不變。我們在早晚勤行的二座觀念文時,觀念「南無本門壽量品之肝心、文底秘沉之大法、本地難思境智冥合、久遠元初、自受用報身如來之當體、十界本有常住、事之一念三千、人法一箇、獨一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為威光倍增利益廣大報恩謝德。」透過自宅或寺院的御本尊,對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獻上報恩謝德。

  『觀心本尊抄』(『如來滅後五五百歲始觀心本尊抄』)中教示:

  「以壽量品肝心之妙法蓮華經五字,授與閻浮之眾生。」 (御書 六五七頁)

  御本佛宗祖日蓮大聖人為了救濟末法萬年的全世界人們,顯現出自己所持的壽量文底的南無妙法蓮華經,在其一生的化導中,對末法萬年的一切眾生,圖顯出南無妙法蓮華經之法體的「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因此,稱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為「一閻浮提總與之御本尊」。

  「一閻浮提總與」是指,「全世界的人們」應該信受、尊敬禮拜的御本尊之意。

  宗祖日蓮大聖人將自身大法的一切,毫不保留地由第二祖日興上人一人相承,然後再付囑給第三祖日目上人、第四世日道上人,經由歷代上人到當代的日如上人,一直正確地相承著。此付囑正是以金口嫡嫡相承的「唯授一人之血脈」,此血脈才具備有書寫御本尊的權能,以及日蓮大聖人的一切法義。

  『生死一大事血脈抄』中有:

  「總之,日蓮之弟子檀那等,無自他彼此之心,成水魚之思,異體同心奉唱南無妙法蓮華經,云生死一大事之血脈。」 (御書 五一四頁)

  「若無信心之血脈,持法華經亦無益也。」 (御書 五一五頁)

  說示「生死一大事之血脈」、「信心之血脈」,文中的「血脈」與付囑給歷代上人的付囑傳持的血脈、法體的血脈不同。如『一期弘法付囑書』(『身延相承書』)中教示的:

  「血脈之次第日蓮日興。」 (御書 一六七五頁)

  日蓮大聖人法體的血脈,與透過法華經、正法產生功德的信心的「血脈」,雖然是同樣的字,但意義完全不同。

  因此,「信心的血脈」是以信順唯授一人的血脈為前提,無二地相信日蓮正宗的御本尊時所流通的血脈,切割「信心的血脈」,就不能說是本宗的信仰。

  於末法,信受正法的我們日蓮正宗僧俗,在被付囑唯授一人血脈的御法主上人的指南下,尊敬禮拜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朝著廣宣流布的實現,勇猛果敢地向自行化他邁進時,其中即存在著一切的幸福。此事不可或忘。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