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佛法學習庫 教學用語解說 信行要文【8】四条金吾殿御書
 
信行要文【8】四条金吾殿御書


『四条金吾殿御書』(『四条金吾御書』):

  「非海無藻,非山無蕈。非法華經無成佛之道矣。」

(御書 一一九七頁)


  此篇『四条金吾殿御書』是建治四年(一二七八年)一月,日蓮大聖人五十七歲時,從身延賜給四条金吾的御書。

  四条金吾是御書中或寺院住職說法時,經常出現的人物,本名為「四条中務三郎左衛門尉賴基」,是侍奉北条家族分支江馬家的武士,夫人為「日眼女」。

  「金吾」的名字,是中國漢代負責宮門警衛的武官「執金吾」的簡稱,就是擔任護衛皇宮門禁、出入許可、伺候巡幸的職務。

  四条金吾的武藝非常高強,同時也精通醫學。建長八年(一二五六年)二十七歲時,與池上兄弟、工藤吉隆等人,先後歸依大聖人。

  之後,努力外護大聖人,於文永八年(一二七一年)龍口法難時,以殉死的覺悟,陪伴大聖人。此事在『種種御振舞御書』中有詳細的敘述,而在文永九年,獲賜人本尊開顯之書『開目抄』二卷等種種的激勵。

  建治三年(一二七七年)六月九日,鎌倉的桑之谷有場辯論,大聖人的門下三位房在眾多信徒面前,一一駁倒頗受好評且有名僧之稱的天台僧龍象。結果,怨恨此事的龍象等人,不顧賴基只是在場同席而已,向主人江馬氏進讒言表示,三位房和同行的四条金吾聯手結黨,手持武器把法座弄得一片狼藉。

  所謂「讒言」,是為了陷害別人而歪曲事實加以偽造,向上級說某人的壞話。聽信讒言的江馬氏,激怒之下,沒收賴基所有的領地。

  當時,大聖人代替四条金吾寫了『賴基陳狀』,向江馬氏提出。此『賴基陳狀』是大聖人在建治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四条金吾的請求下,為紓解主君對賴基的怒氣,代替賴基申訴冤情所寫的陳狀。

  「陳狀」就是對起訴人即原告的訴狀,由被告提出的答辯書,內容首先陳述三位房和龍象論法的實況,並表達讒人們所言不實,更對極樂寺良觀和龍象的所為嚴加批評,糾正江馬氏對其二人的錯誤見解。並且說明四条金吾賴基才是真正的忠臣,同時破折真言、禪、念佛、律宗等的邪義,最後再次請求究明事件的真相,作為結尾。

  託大聖人所寫的『賴基陳狀』之福,建治四年時,獲主君江馬氏解除懲處,領地也反而增加,甚至獲得主人更深的信賴。

  然而誣告四条金吾的龍象,則如建治三年九月所寫的『崇峻天皇御書』(『同地獄抄』)中所說:

  「彼等仰賴為柱之龍象已倒。和讒之人亦又犯病也。」 (御書 一一七一頁)

  中傷金吾後,不久即病倒。而且「和讒之人」,也就是和龍象一起進讒言,中傷、說壞話的人們也同樣病倒,正可說是受到法華的嚴懲。

  且在龍口法難時,接到通知的四条金吾立刻打著赤腳趕往龍口刑場,執起大聖人的馬轡,以切腹殉死的覺悟,跟隨大聖人。

  大聖人在之後的弘安元年(一二七八年)十月的『四条金吾殿御返事』(『所領書』)中說示:

  「文永八年九月十二日子丑之時,日蓮遭問斬時,執馬轡出鎌倉,陪伴至相模依智者,乃一閻浮提第一之法華經行者之同伴,梵天、帝釋亦不捨之。」 (御書 一二八七頁)

  更在弘安三年十月的『四条金吾殿御返事』(『殿岡書』)中說示:

  「尤以文永八年遇難時,即將於相模國龍口遭斬首時,汝緊握馬轡赤足悲泣,若成事實則決心切腹之情,何世可忘乎。」 (御書 一五○一頁)

  也就是以「何世可忘乎」,來讚揚龍口法難時,以一死的覺悟陪伴大聖人之事。且於文永九年(一二七二年)五月的『四条金吾殿御返事』(『煩惱即菩提書』)中說示:

  「然汝成法華經之行者,結果亦遭大難,且救日蓮之事,法師品之文說『遣化四眾 比丘 比丘尼 優婆塞 優婆夷』。此中之優婆塞若非汝又指誰。因汝已聞法信受無違逆。不思議也,不思議也。(中略)汝又隨日蓮,以法華經行者之姿語諸人。此豈非流通乎。須貫徹法華經之信心,取火時,若歇息則不能得火。取出強盛大信力之法華宗四条金吾、四条金吾,令鎌倉中之上下萬人,乃至日本國之一切眾生口中稱讚。」 (御書 五九八頁)

  其中的「遣化四眾」,是說佛派遣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等變化之四眾,比丘就是和尚,比丘尼是尼姑,而優婆塞是指男性信徒,優婆夷則是女性信徒。說明派遣四眾守護末法的法華經行者,關於龍口法難時,四条金吾以必死的決心守護大聖人之事,表示佛所派遣的變化之人,就是四条金吾。同時,大聖人對四条金吾獲主君解除長年的懲處,又更加受到重用的報告,感到非常欣慰,指導應更加謹慎地生活。

  建治四年(一二七八年)一月的『四条金吾殿御書』(『四条金吾御書』)中有:

  「圓教房來說,陪主君江馬氏四郎出勤的,有二十四、五名隨扈,但是其中的四条金吾,不論是身高、面貌,甚至所騎的馬或是隨從下人,中務左衛門尉都是第一。鎌倉的童子們在街上互道:『啊!他才是男子漢、男子漢啊!』。」 (御書 一一九七頁‧取意)

  由此文中可看出,四条金吾似乎是位美男子,換成現代流行語就是帥哥。

  還有,大聖人在日常生活中,非常用心注意四条金吾,叮囑夜晚不可單獨外出,或是對兄弟要多加友愛,可以感受到,大聖人對四条金吾非常細膩的慈愛呵護。
關於四条金吾的話題就到此,現在進入本文。

  「非海無藻,非山無蕈。非法華經無成佛之道矣。」也就是說,「不是海就採不到海菜,不是山就採不到蕈類,也就是蘑菇。同樣的,末代眾生若不是法華經的話,就無法成佛得道。」

  當然,在此所說的「法華經」,是指壽量文底的南無妙法蓮華經,建治三年(一二七七年)的『四条金吾殿御返事』中說示:

  「止真實一切眾生色心之留難之秘術,唯南無妙法蓮華經也。」 (御書 一一九四頁)

  又,『高橋入道殿御返事』(『加島書』)中說示:

  「入末法,付囑迦葉、阿難等,文殊、彌勒菩薩等,藥王、觀音等之小乘經、大乘經及法華經,雖有文字,然不可為眾生之病之藥,所謂病重藥輕也。其時上行菩薩出現,以妙法蓮華經之五字,授與一閻浮提之一切眾生。」 (御書 八八七頁)

  並在『法華初心成佛抄』中說示:

  「末法當世唯久遠實成之釋迦佛、上行菩薩、無邊行菩薩等所弘之法華經二十八品之肝心,南無妙法蓮華經之七字,弘於此國始有利生得益,乃上行菩薩利生隆盛之時也。」 (御書 一三一二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一頁)

  當然,在此所說的「上行菩薩」,是指大聖人外用的一面,其內證為久遠元初的御本佛。

  總之,唯一救濟末法本未有善的眾生之秘法,就是出現在末法的久遠元初之御本佛宗祖日蓮大聖人所顯示的,法華經本門壽量品文底下種的南無妙法蓮華經而已。奉唱此南無妙法蓮華經,努力於自行化他的信心時,我等一同達成即身成佛的本懷,毫無疑問。因此,我們不能懈怠信心,隨時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