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佛法學習庫 海外部指導 應與日蓮同弘法華經也
 
應與日蓮同弘法華經也

  這個月,一起來拜讀『寂日房御書』中的聖意:

  「成為斯人之弟子檀那諸人思乃宿緣深厚,應與日蓮同弘法華經也。」 (御書 一三九四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二八頁)

一、對告眾與御書著作的背景

  本篇御書是弘安二年(一二七九年)九月十六日,日蓮大聖人五十八歲時,於身延所作。御書的最後有:

  「此事希寂日房詳以言之。」 (御書 一三九四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二九頁)

  可知是透過寂日房為使,賜給某位檀那的信。此外,還有:

  「媳婦成婆。」 (御書 一三九四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二九頁)

  因此可知,是賜給婦人的信,不過,無法從信中斷定是給哪位婦人。

  此外,著述本抄的弘安二年九月十六日,正是日蓮大聖人建立出世之本懷,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的一個月前,為其一生化導中,別具深遠境界所著述的御書。

  而擔任日蓮大聖人的使者,將該信函傳給「婦人」的寂日房日華師,是日興上人本弟子六人中之一,排名在日目上人之後。獲有日蓮大聖人賜予的御本尊,在其授與書中有:

  「此授與沙門日華。」 (『富士宗學要集』 八 - 二二三頁)

  日興上人更在此御本尊旁寫著:

  「甲斐國蓮華寺住僧寂日房乃日興第一之弟子也。」 (『富士宗學要集』 八 - 二二三頁)

   因此可知,稱日華師為寂日房。

二、御書大意

  御書的開頭,先向作為對告眾的婦人教示:

  「夫受人身者稀也。既受稀有之人身,又值難遇之佛法,同是佛法中,又值遇法華經之題目,終成題目之行者,誠為過去供養十萬億諸佛者也。」 (御書 一三九三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二七頁)

  稱讚婦人的信心及其果報,並教示列名法華經之行者的尊貴。

  又敘述『勸持品』中所說的二十行偈文的未來記,於法華經之行者日蓮大聖人的身上悉數色讀成就。這在『勸持品』中,雖是由為末代弘通而發聲的八十萬億那由佗的迹化菩薩口述,卻無一人修行,於此明示,真的只有日蓮大聖人為末法出現的法華經之行者。因此,生出如此不可思議之日蓮的父母,正是一切眾生中大果報之人。

  接著更進一步教示,所有一切中,名稱的重要。自稱「日蓮」乃自解佛乘,也就是日蓮大聖人悟出自己本身為末法下種之大法,外用為上行菩薩之再誕,內證為末法御本佛之事,因此宣說。勸勉成為如此不可思議之日蓮的弟子檀那們,應感宿緣深厚,並與日蓮同弘法華經。

三、以此文對海外信徒的激勵

  本篇御書中的「成為斯人之弟子檀那諸人思乃宿緣深厚,應與日蓮同弘法華經也。」之文,正是大聖人一生化導的至理名言,不僅是對門下的訓誡,更是貫通遺命的聖意。

  身為日蓮大聖人的弟子檀那,皆應體得的重點,是順信這裏所訓誡的御本佛之教示,才是信心的表現。若如此,則如日蓮大聖人身為法華經之行者的忍難弘教一樣,我等身為日蓮大聖人的眷屬,也必須以忍難弘通的精神,抱持著打破一切障魔的覺悟,最為重要。

  日蓮大聖人教示:

  「既謂為法華經之行者不祥也,難以倖免之身也。」 (御書 一三九四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二八頁)

  教示此覺悟乃:

  「彼之樊噲、張良、將門、純友等人,惜名之故,思恥之故,終不膽怯。」 (御書 一三九四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二八頁)

  然而,這裏更訓誡我們,不僅是今生一生之恥,後生之恥才是真的恥辱。佛法中說,今生一生如瞬間即過的電光朝露般短暫。在法華經中,教說本有常住的生命,但後生未來永劫的生命,更是重要,因此教示我們,不要空留遺憾。日蓮大聖人教示:

  「今生之恥不足言,唯後生之恥為要也。」 (御書 一三九四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二八頁)

  這才是我等應該時常學習且嚴誡之事。日蓮大聖人為使收信的婦人引以為戒,教說如下:

  「思及獄卒、奪衣婆、懸衣翁於三途之河端,將剝衣裳之時,應參詣法華經之道場。法華經乃遮後生之恥之衣也。(中略)此御本尊正是冥途之衣裳。」 (御書 一三九四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二八頁)

  告誡我們,無福德且罪障多的人,今生命終之後,在接下來轉世的途中,會出現許多的困難。據說,亡者在死去之後,要渡過三途之河時,會見到前來迎接的獄卒。在這裏等著的,是可怕的懸衣婆與懸衣翁。懸衣婆會要求經過的亡者,「要通過這裏,須將衣物交到我手裏。」然而,即使亡者百般哭泣懇求,「給你這身衣服的話,便無法遮我身之恥。」仍不被通融,只好邊哭邊將遮己身之恥的一件衣服,交給懸衣婆,懸衣婆便將衣物,交給在衣領樹上等待著的懸衣翁。懸衣翁便依亡者罪障的輕重,將衣服懸掛於衣領樹的樹枝上。

  人在今生雖有許多眷屬,擁有許多財寶,享受著求取名譽與地位的生活,但是,在黃泉路上,卻無一人伴隨,也無任何一物可裝飾己身。唯一跟隨己身的最後之物,就只有身上穿的一件衣服而已,但是,連這個也被獄卒奪走。這個故事既不是譬喻也不是夢話,是御本佛日蓮大聖人訓誡的金言。若無果報,則無任何一件隨身之物。名譽、地位、財產,甚至連眷屬都無法幫助後生。可助後生的,唯有今生所累積的功德善根而已。因此,知道現在應當做的佛道修行的本意,善盡本分,才能成為後生之助。日蓮大聖人教示這位婦人:

  「於三途之河端,將剝衣裳之時,應參詣法華經之道場。(中略)此御本尊正是冥途之衣裳,應篤信之。」 (御書 一三九四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二八頁)

  拜讀此信的婦人,必定誓言加倍努力於信心。並以身為御本佛日蓮大聖人的眷屬,將「成為斯人之弟子檀那諸人思乃宿緣深厚,應與日蓮同弘法華經也。」的金言,刻劃在生命裏。

  我們也是日蓮大聖人的眷屬,應依照御金言,更加倍地向廣布邁進。必須消滅今生一生中的各種罪障,累積不可思議的功德,為了不使後生的我身留下遺憾而勤勉努力。「唯後生之恥為要也」,是日蓮大聖人大慈大悲的訓誡。因此,不懈怠地完成現在該做的事,才是重點。

  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教示:

  「今年,是迎接明年日興上人誕生七百七十年最重要的時刻,每一個人都要以地涌菩薩之眷屬的驕傲與自覺,向著誓願達成更加精進。大聖人於『聖愚問答抄』中教示:

  『受生於難得之人界,值難得之如來聖教,如一眼龜遇浮木之穴。』 (御書 三八二頁)

  各位都是宿緣深厚,得以值遇難值的末法御本佛宗祖日蓮大聖人的佛法,現在前來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之處登山的各位,不可浪費自己寶貴的人生,依照御本佛大聖人的心意,抱持著救濟一切眾生的崇高使命,更加努力於妙法廣布。(中略)以迎接明年日興上人誕生七百七十年的佳節。」 (『大日蓮』第八一六號 二六頁)

  我們現在應依照此指南,挺身於廣宣流布,努力於佛道修行,才是最重要的。然後,以開啟一切佛法的功德,成為一生成佛的大果報之人,此事絕對不可忘記。無論如何,請依照御法主上人猊下的指南,宗門僧俗團結一致,為廣布之戰而活。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