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法蘇生
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信仰體驗談 體驗談 妙法蘇生
 
妙法蘇生

本興院 北西本部板橋支部 彭月櫻

 

  我信仰妙法已經二十多年。在那之前,我信仰外道,最相信三太子及土地公。在一個機緣下接觸到妙法,說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會有很大的功德。後來,婆婆折伏了我,許副講頭的太太黃麗靜育成我,教我讀經。在那個時期,我每天到她家學習讀經、唱題,十天就學會了。

  家父退休於榮工處,身體一向硬朗,他每餐飯量皆兩大碗,在家中土地上種很多的青菜水果。我們家有七個兄弟姊妹,大家經常回竹東與父母相聚,有吃又拿的,享受天倫之樂,我常覺得,我們家是最幸福的。

  一○一年八月底時,家父感覺身體不適,剛開始是咳嗽、發燒、四肢發軟,當時送到新竹某醫院,住院十七天,但是一直檢查不出病因。第十七天時,腎衰竭、肺和胃都出血,並且呼吸困難,開始要靠呼吸器。隔日凌晨一點多,接到院方的病危通知,兄弟姊妹們立刻趕到醫院。當時,家父的口、鼻及其他有孔的地方都鮮血如注,整袋像血的尿液,肚子鼓得像氣球一樣,似乎就快破掉了。看到這樣的情況,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眼淚像決堤般不停地流下,但是邊哭邊想,哭無法挽救父親,唯一能救父親的,只有御本尊。

  我們家七個兄弟姊妹雖然也會唱題,但只有我一個人信仰。當時,不知哪裏來的一股大力量,驅使我對父親說:「我現在開始念經好嗎?」

  父親雙眼看著我,點點頭,我請在場的家人跟著我唱題,自己在前面唱了二十分鐘的題目,家人也都很配合。二十分鐘後,父親睡著了。清晨七點,我與家人商量,將父親轉到台北的某大醫院。當時,父親只要一咳嗽,血就會從嘴裏流出,而且還有很多化驗要做,也因為父親只要稍微移動就吐血,新竹到台北的路途又遠,所以醫生不同意轉院。但是,一股篤定的力量突然湧出,認為有御本尊的守護,不用擔心,於是,馬上為父親辦理轉院手續。

  從新竹到台北的醫院一路平安,途中,父親沒有咳嗽、沒有吐血,到了醫院,醫護人員都已準備好,立刻送進加護病房,馬上插管。醫生表示,父親疑似是主動脈血管炎,是很罕見的疾病,自身免疫系統出狀況,好細胞與壞細胞互打,五臟六腑的血,隨時會從鼻孔、嘴巴或肛門流出,而且來不及止血與輸血。

  後來,醫生診斷出父親的病情,是抗體血管炎發作及合併衰竭,急性呼吸衰竭、急性腎衰竭、右上葉肺炎、右泌尿道感染及敗血症、胃潰瘍合併出血、病毒血症等等,以上都是重症。醫生表示,會盡全力救治,但不敢抱很大的希望,不過,救起後,往後可能要長期洗腎及靠呼吸器。

  聽到這個無情的宣判,真捨不得父親受這麼大的折磨。父親意識清楚住進加護病房,一定很痛苦。因為父親的血都有細菌,住院十五天,也抽管十五天,換了十五次的血液,病情仍起伏不定。醫生說還要換第十六次血,而醫院的血都快換完了。

  在等著輸血時,我心裏想,父親還沒有受戒,我還在等什麼呢?能救父親的,唯有御本尊,所以,一定要折伏父親接受授戒。當時,我誠摯地向御本尊祈念。經過兩天與家人溝通後,九月二十九日中秋節的前一晚,感謝詹幹事、新橋主任及法華講員陪我一起祈念,也和主管溝通,最後主管答應在醫院授戒,真的很感謝主管及矢野尊師的慈悲。

  這次的授戒,必須在加護病房內進行,對醫院來說,是從來沒有過的先例,和醫院的人事行政周旋了好幾個小時之後,他們答應了。當天,幹事、主任等所有人,犧牲中秋假日,在一旁陪著。加護病房是無菌室,要進入裏面進行授戒儀式,所有的東西都要消毒,而且只能進去兩位,但是,除了尊師以外,加上翻譯和親屬,總共有六人要進去。護士說不可以,拿了兩件無菌衣給我,我不死心,心中一直唱題,心想,一定六個人都要進去,最後,護士看到我淚眼汪汪,又遞了四件無菌衣給我,於是六人進入加護病房。早上十點多,順利完成授戒儀式,真是令人感動。

  接受授戒後真的會轉重輕受。授戒完,矢野尊師到醫院為家屬做指導時,折伏我的小弟,小弟當場答應晚上去本興院接受授戒,在場的信徒都很感動。我也請矢野尊師請示主管,是否能請領御秘符,心裏也同時向御本尊報告,今天弟弟受戒時,請務必讓我一起請領御秘符,因為父親真的病得好嚴重。不可思議的是,不久,接到可以請領御秘符的電話通知。

  記得父親受戒是早上十點多,到了下午三點多,又接到加護病房的病危通知,家屬都趕去看父親。當時,醫生說要第二次插管,我牽著父親的手,看著他的嘴裏吐出一大口鮮血時,我就暈倒了,但是還有意識,聽到醫生說要幫我打鎮定劑,讓我休息時,我猛搖頭,因為當晚弟弟要受戒、我要請領御秘符,現在一定是三障四魔的阻礙,讓我不能去本興院、讓弟弟無法受戒、讓我無法請領御秘符,心想,絕對不能被三障四魔所阻礙。

  不久,醫生又來說一定要打鎮定劑讓我休息,因為我全身四肢發麻、發抖,但是說也奇怪,我只不過穿著加護病房的隔離衣,外加自己的衣服,醫生要拉開我的袖子打針,卻怎麼都拉不開。這時,我突然醒了,表示不用打針,因為我要趕到本興院,參加弟弟的受戒儀式,同時請領御秘符。

  御書上說:「信法華經者如冬,冬必為春。」當晚,父親服了御秘符,家人問:「服了御秘符會怎樣?」我說:「一定能轉重輕受、宿命轉換,不是讓父親好走,就是能夠康復!」結果,父親在八月二十三日住進新竹的醫院,九月九日住進台北某醫院的加護病房,九月三十日中秋節當天受戒,第九天,也就是父親服了御秘符之後,一天一天好轉,十月二十日就出院了。

  出院當天到本興院報恩謝德,在本堂外見到矢野尊師,父親先脫帽,伸出手用日語和尊師打招呼。父親經過二十多天的插管,講話時喉嚨沒有聲音,但不可思議的是,他和尊師打招呼時,聲音好大,讓我真的好感動,感謝御本尊的慈悲。

  父親總共住院五十九天,醫生說,不用長期洗腎、不用長期包尿布,也不用靠呼吸器,雖然剛出院時,需要靠助行器行走,大約三週後,就只需要靠柺杖,現在,已經可以自己行走,御本尊真的是偉大的良醫、是妙藥,讓父親蘇生。

  現在的父親,身體回復到生病之前的健康,而我又開始吃父親種的有機蔬菜,我好幸福。父親也能夠用自己種的蔬果供養御本尊,雖然東西不是很值錢,但心意卻是無價的。記得在父親住院時,醫生說:「妳父親病得那麼重,卻好了,真是不可思議!當然,很多病能夠痊癒,但是最重要的,第一、是靠醫生的力量。第二、是家人愛的力量。第三、一定要有宗教信仰的力量。」這三樣,我的父親都擁有,相信是妙法讓父親蘇生。

  我們一定要用鼓勵的話語做折伏,鼓勵的話語可以讓對方的行為改變,甚至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無不滅之罪,無不來之福,真實也,甚深也。」父親生病後,我折伏了四個兄弟姊妹和他們的家人接受授戒,目前,還有兩位尚未受戒。相信透過我們不懈地折伏,還會有更多的家人、朋友信受妙法。

  做折伏,千萬不要抱著明天再做的心態,因為明天會不會再來,還是個未知數。如果認為自己沒有時間做折伏,就永遠不會有時間。做折伏不要遲疑,這是使命!要現世安穩、罪障消滅,就要信受、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我們一定要將妙法散播出去,讓更多人因妙法而蘇生,得到真正的幸福。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