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信仰體驗談 海外廣布前線 荷蘭
 
荷蘭

以母親充滿確信的信心,累積體驗而入信

互相鼓勵邀約新來者聚會

摘譯自『大白法』第八七九號

  在日本江戶幕府的鎖國政策當中,唯一的貿易往來國,就是荷蘭。這樣的關係,持續了兩百年,稱為「蘭學」的西洋醫學和科學技術等,帶給日本很大的影響。

  現在,弘通日蓮大聖人佛法,而純真精進的法華講員,也在這樣的荷蘭誕生了。這次接受訪問的是,出生於印尼,在荷蘭很活躍的中心人物,斯里‧阿尤思婷阿尼‧普曼(簡稱尤思婷)。


首先請先自我介紹,以及說明入信的經過。

  我出生於印尼的雅加達。母親信心大約三十年時,透過母親,我和日蓮正宗的信心結緣。一九八四年,我七歲生日的那天,母親下附了御本尊。從此,便和母親一起打掃佛壇,一同唱題。另外,也閱讀相關刊物,從小就開始學習日蓮大聖人的佛法。

  並在十三年後的一九九七年,於印尼的Megamadon研修道場(現在的妙願寺)接受授戒,二○○一年下附御本尊。

  之後,在德國留學,移民荷蘭。我現在已婚,目前和丈夫貝塔以及長子迪克斯,一同在荷蘭生活。迪克斯去年一月時,在法國的信行寺接受授戒。

那麼,可以談談自己本身的信仰體驗嗎?

  好的。那是在入信前,我十六歲時的事。與其說是我,不如說是多虧了母親的信心。

  我每天都像感冒似的,鼻子非常不舒服,而且伴隨著頭痛,讓我相當困擾。此外,在我十七歲的時候,有一些精神上的問題,由於這樣的情況,讓我讀書的時候無法專心。從那時開始,我認真地勤行、唱題。母親知道我的情形,因此鼓勵我積極參加日蓮正宗的活動。

  有一天,母親的一位老朋友到家裏來時,母親似乎和她說了我的事,讓這位老友非常擔心,極力勸說馬上去醫院看醫生比較好。

  母親也很擔心,於是馬上帶我去醫院。我被診斷出得了副鼻腔炎,要儘早手術治療。但是,我看到了因同樣的病而進行手術,鼻子被紗布包裹著,坐著輪椅的少女時,心想:「絕對不要開刀!」之後的每一天,很認真地向御本尊唱題,祈願不開刀也能治癒,母親也為我祈念。

  意外地遇到一位中醫師,說如果能帶西瓜的根來的話,就能調配藥方。母親多方打聽仍找不到,問了老朋友之後,決定搭巴士到爪哇西部的一個村莊去。

  抵達那村莊的當晚,聽到外頭人們的腳步聲和很大的說話聲。隔天早上起床一看,西瓜田被踩得亂七八糟,母親立刻去找西瓜田的主人,拜託他西瓜根的事情。結果,他拿了整整一簍的西瓜根來,母親非常開心地付了錢,急奔回爪哇。母親對我說了這事之後,又告訴我,「求御本尊幫忙,一定要帶回西瓜根。」我真的打從心裏感謝御本尊。

  喝了調配的藥後,沒有進行手術,我的病完全好了。

  精神上的煩惱,也因為確信御本尊的力量,相信一定會獲得改善,在二十歲時接受授戒後,也克服了這個問題。

  其他還有很多在此無法一一詳述,真的蒙獲很多很多的功德。

很珍貴的體驗呢。最後,請談談活動的情形,以及今後的決意。

  荷蘭的法華講是一個很小的組織,而且,講員同志住得也不近,要將大家聚在一起的聚會是有困難的。但是,同志間會彼此聲援打氣,在僧侶來訪的時候,儘可能地邀約新來者一起參加。

  折伏也是,以每一個的聯繫作為基礎,對有緣的人說佛法。

  我自己本身,因為最重要的人,也就是我的丈夫,尚未入信,為了丈夫能夠早日接受授戒,我想以家庭內的廣宣流布為目標而努力。

  然後,為了務必達成命題,為了讓更多的荷蘭人對日蓮大聖人的佛法有所醒悟,以異體同心的唱題作為根本,一直精進下去。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