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信仰體驗談 體驗談 確信 行動 折伏─獲得幸福的方程式
 
確信 行動 折伏─獲得幸福的方程式

|本興院 北南本部 新店支部|
|陳品坊|


103.7.27全國折伏交流會 於新竹縣新豐鄉明新科技大學  

  石橋主管、各寺院主管、住職、責任者、尊師,還有以林講頭為首的全體法華講員,大家好。

  我是新店支部安康地區地區長陳品坊。還沒有信心之前,我的身體非常差,全身痠痛,有時候,脊椎痛到要裂開似的,胸口也痛。晚上無法睡覺,全身發冷、盜汗,一個晚上要換好幾件衣服,到處求醫都沒有改善,人生就像活在地獄般痛苦。

  民國七十四年,在日本工作的小妹回國時折伏我,那時她已經在日本受戒,也很認真讀經唱題。她在日本時,有一次老闆打老闆娘,她上前推開老闆,老闆氣得拿槍要射她,情急之下,她大聲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結果,槍卡住失靈。隔天,老闆向妹妹道歉,還幫她加薪。當時聽了,覺得真的很不可思議,就開始信心。

  之後,醫生檢查出我是紅斑性狼瘡,血小板過低,血管容易破裂,嚴重時,血還會從鼻子流出來,要我住院治療,於是,我開始發心學習經本。學習經本是我最困難的過程,我因為不認識字,拜託小妹教我,再用圖畫在經本上作註記,靠畫圖的方式,硬把經本背起來。之後每天實踐早晚勤行,一直到現在都沒有間斷過,也很努力信心,做廣宣流布的使命。

  有一次,情況嚴重到住院,每天打類固醇、吃美國仙丹,臉腫得像月亮一樣,因為認真讀經唱題,身體不覺得痛苦,很有生命力,可以四處走動,向其他同樣罹患血液病的人做下種折伏。我隔壁床的小姐無法下床走動,必須不斷輸血、打血小板,非常痛苦。照顧她的阿嬤聽到我唱題,表示她孫女也有念經,但我並沒有聽到過,於是和她聊天,她說:「爸媽每天為我唱題四、五個小時都沒用,已經住院三個多月了,每天都有人死掉,今天才講過話的人,隔幾天就走了,唱題根本沒用!」我看到她的數珠是某團體的,就破折某團體和日蓮正宗不一樣,讓她了解日蓮正宗才是正確的,才能轉換宿命,並鼓勵她和我一起唱題。

  我們住院時,每天都要抽血看報告。有一天,主治醫生巡房,看著我的病歷,懷疑地說:「這不是陳品坊的病歷,怎麼寫她的名字?」之後,講了很多我聽不懂的專有名詞,要護士再抽一次血。隔床的小姐說:「醫生說妳的血小板恢復正常,非常不可能,應該是弄錯了。」接著又說:「一定是御本尊讓妳的血小板恢復正常的!」我抓住這個機會,幫她戴上我們的數珠,帶動唱題,之後就先睡了。醒來時,已經凌晨兩點多,聽到她還在唱題,當下覺得她有救了。

  第二天,護士跟她說:「恭喜妳,妳的血小板昨天不到兩千,今天回升到十五萬,隔壁的阿姨是二十六萬,妳們到底吃了什麼藥啊?」她興奮地大叫:「御本尊好偉大喔!謝謝御本尊!」並馬上打電話,告訴家人這個好消息,然後跟我說:「阿姨,我媽媽說妳是我的諸天善神。」讓我深深感受到御本尊的偉大,還有題目的力量,真的太不可思議。就像御書中說的:「仰賴御本尊之力可延長壽命。(中略)修行法華經的人,信心如月圓、如潮滿般強盛,哪有治不好的病呢?」

  九十一年參加三十萬人總登山時,我抽到天氣最冷的第三梯次,家人非常反對,怕我身體撐不住,但是在御本尊的守護下,順利登山回來。我的病一直需要做門診追蹤,登山回來,醫生看了檢查報告後,拍著我的肩膀,要我感謝天,我回說:「不!我要感謝御本尊。」然後,馬上到本興院唱題,虔誠地向御本尊祈求:「御本尊啊!如果我還有使命,請賜給我健康的身體,我不要再吃美國仙丹,我要努力做佛道修行,做廣宣流布的使命。」從此以後,自己就不再吃類固醇的藥。在御本尊的守護下,我和健康的人沒有兩樣,不但內心充實,生活也非常幸福圓滿。受持妙法、唱念題目,是我人生最驕傲的事。

  我為了盡大孝,辛苦折伏母親和弟妹家人,還有親朋好友。某團體破門後,我非常擔心台東的信徒和家人,那時,尊師還沒有常駐台灣,心裏難過又無助,只能南北來回奔波,努力帶動鼓勵台東和花蓮的信徒。

  高雄剛成立布教所時,台東信徒要到布教所參加御講,限於火車班次非常少,無法當天趕到,只好搭前一天凌晨十二點的公路局末班車去高雄。到布教所附近時,大約凌晨三點多,下車後,再走一、兩公里的路。那段路人煙稀少,沒有路燈,只有野狗對著我們狂吠,為了怕被野狗攻擊,拚命一直唱題,才敢往前走。然後,在唯一亮著燈的便利商店走廊等到天亮,到布教所附近的學校梳洗後,再趕去參加早勤行和十點的御講。那時候的我們,一心只想報恩謝德,心中充滿著歡喜,一點也不覺得辛苦。我的病痛和經濟上的困難,也在實踐廣布當中,一一轉換。多年來廣布的路上,有很多不可思議的體驗,也折伏、育成無數的人。每次參加法會時,看到自己折伏和育成的人坐在本堂裏,像肉粽一樣一串又一串,真的是人生最幸福和喜悅的事。

  接著,是我自己被折伏對象所感動的體驗。

  首先,感謝石橋主管的慈悲,為了台東信徒,於九十九年成立台東支部,一○○年又擴大舉辦了特別激勵指導會。為此,我特別回台東幫忙兩個多月,帶動唱題和邀約。在那個時候,折伏了賴光輝。當時,他太太因中風臥床六年,沒辦法說話,他自己也得了腦瘤,開刀後發現腫瘤像拳頭一樣大,摘除後會復發,還得再動手術,加上要打理家裏大小事情,逼得他快喘不過氣來,覺得人生很痛苦。這個時候,我以滿懷的信心,告訴他御本尊的偉大和題目的力量,以及許多不可思議的體驗,他聽了願意唱題,還說一定要救太太。然後跟著我們一起唱題,四處做邀約,祈願指導會的成功,非常認真。最後,帶著太太一起參加指導會。那次的指導會,不但讓他感到非常震撼,他太太也是激動又開心。在會場內,我聽到他太太的唱題聲,響亮又清楚,真不敢相信是無法清楚講話的人,讓我非常感動。

  之後,賴大哥高興地帶著太太,到花蓮布教所受戒,很快地就學會經本、安置御本尊。他第一次做折伏時,抱著滿滿的信心,折伏自己的阿姨,想不到卻被臭罵一頓,心裏很難過,有點洩氣。我鼓勵他:「恭喜你!你以慈悲心,鼓起勇氣做折伏,雖然被罵,不過,也累積了很大的功德。」他高興地問:「真的嗎?」我說:「當然是真的,要確信御本尊。」那天他回到家,御本尊給他很大的現證。他家是一、二樓,房間在樓上,不過,太太中風後就一直睡在樓下,有六年的時間沒有上樓過。那天,賴大哥的太太堅持要上樓,拗不過她,就扶她到樓梯口,讓她自己扶著樓梯把手,一步一步地爬上去。終於到了自己的房間,看到久違的房間擺設,當下激動地抱著賴大哥,高興地哭了,大喊著:「感謝御本尊!」從那天起,樓下的床舖拆掉,每天上樓睡覺。

  賴大哥現在是台東的地區長,對支部活動非常努力用心,幫謝主任很大的忙。他從開始信心到現在,每天一定有三小時的題目,現在,腦內的腫瘤已經縮小到像米粒那麼小,對人生充滿信心,身體也很健康。太太現在也不用坐輪椅,可以拿著枴杖打理自己,還能幫忙家務。夫妻倆從信心到現在,花東的御講和支部活動都沒缺席過,因為他們的努力,御本尊賜予那麼大的功德,真的非常恭喜。

  還有一個體驗。我參加補助原住民的看護課程,考上看護執照,然後到醫院照顧病人,經常會在醫院裏做早晚勤行和唱題。有一天,一位歐吉桑聽見我讀經唱題,激動地問我念什麼經,非常好聽,要我教他。進一步了解,知道他受過日本教育,是台東的一位鄉長,不過,還沒來得及帶他受戒就出院了。但是我不放棄,仍然為他祈念。

  沒想到他又來住院,才知道是肝癌末期,需要動手術,但一直發高燒無法進行。他太太一看到我,就哭著說要一起唱題,救先生,剛好媳婦也在場,於是,折伏婆媳到本興院受戒。第二天,歐吉桑的高燒退了,能夠進行手術,術後身體狀況也很好,因此帶他到本興院受戒。之後,他都會參加台東指導會,一直維持健康的身體,也很感謝御本尊的守護。

  但是,孩子們沒有信心,為了財產的事不斷爭吵,讓他感到傷心難過,病又復發而再次住院。他知道自己來日無多,因此交代要用日蓮正宗的儀式辦喪禮,沒多久就過世了。由於媳婦已經離婚,沒有立場承擔這麼重要的事,於是問我該怎麼辦,我鼓勵她,確信御本尊的偉大,一定可以完成公公的心願。

  第二天,典禮組到台東安置導師御本尊。由於台東信徒不多,加上路途遙遠,沒辦法每天去喪家唱題,喪家的人就開始反彈。可是,像他們這麼虔誠的基督徒,還找來道士算命看日子,說尊師訂的告別式日子不好要改,尊師也慈悲地配合,但是他們還是不斷爭吵,不僅是全村,連隔壁村也都反對,堅持要以教會的儀式進行,還威脅沒有一個人會去參加告別式,即使說這是死者生前的交代,仍然嘴硬地說:「死人的話不算數,活人說的才算。」

  婆婆因此慌了,失去主見,想改用教會的儀式,媳婦問我該怎麼辦?我說:「妳在台東,我在台北,我們一起為這件事唱題,祈求一定要完成公公的遺願。」媳婦還說:「公公的半邊臉發腫快爛掉了,可能是冰櫃的問題。」我說:「不是冰櫃的問題,是你們爭吵的緣故,遺族吵鬧會讓亡者非常痛苦,面相才會那麼難看,要好好唱題回向給公公。」兩個小時後,再接到她的電話,告訴我,公公的臉回復正常,很好看,真是不可思議。

  第二天我回台東,幫忙帶動唱題。告別式當天人很多,八點開始公祭到十點多結束,尊師應該要到了卻還沒到,親友們又開始罵,一直到十一點多,還是沒看到尊師。這時候,道士的老婆過來指責,再不來,就要超過下葬的時間,天氣這麼熱,死人的身體都發臭了。

  終於,看到遊覽車開過來,堀田尊師手捧著御本尊下車,我開心地哭了,趕緊向前迎接尊師,開始進行日蓮正宗的儀式。因為村莊被山谷包圍,尊師讀經唱題的聲音,透過麥克風震撼了所有人,唱題目時,所有的人也跟著唱題。儀式結束後的瞻仰遺容,由於當地人沒有這個習慣,因此,鼓勵家人一定要看往生者最後一面,他們看到遺容竟然是紅潤的、面帶微笑,非常滿足的相貌,全部的親朋好友才圍過來看。妙的是,剛好在下午一點前完成土葬。道士還跑來問我:「你們剛才念的經非常好聽又莊嚴,聽了毛孔都豎起來了。」又說:「我算的時間和你們尊師安排的剛剛好。」但是我心想,這都是御本尊幫的忙啊。

  御本尊的偉大,讓告別式功德圓滿、順利完成,非常感謝南台黃幹事和當時的主任,還有將近一百位信徒來幫忙,這樣的廣布精神,讓我非常感動,也讓所有參加的人感受到妙法的偉大、御本尊的偉大。

  剛才說的媳婦,就是中山支部的施雅雯小姐,我一直在育成和帶動她的信心,她也很會折伏,折伏了前夫的兄弟姐妹,是個大家族,當然,也折伏了前夫。我曾經邀請她前夫參加台東的指導會,分享受戒後的心得,他說:「感謝老婆!」又說自己是非常糟糕的先生,又壞又不負責任,不懂得珍惜這麼好的太太,感到很對不起,然後流下眼淚,懺悔自己的過錯。

  我們都知道,受持御本尊,罪無不滅、祈無不成、福無不至,受持之人的大願,就是法華弘通。因此,讓我們一起捨身隨力弘通,廣布妙法。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