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翻身
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信仰體驗談 體驗談 谷底翻身
 
谷底翻身

正行院 桃園本部北桃一支部 黃春雪

  八十四年的某天,聽說在當乩童的小學同村同學秀美,要我帶著照片到台北參加法會,我不了解她的用意,加上當時日子還算平順,所以沒有應邀參加,也和她失去聯絡。

  我先生總覺得腦中有人在跟他對話,因此,要我看到他在自言自語時,趕快阻止。有人建議他,要不去做乩童,要不就是修最高的法。他不要做乩童,但不知道去哪兒修最高的法,於是在家裏打坐,差一點走火入魔。

  九十一年,先生到台東採收芒果時不小心跌倒,頭部撞到產業道路的水泥安全島,流血昏迷。當時我在桃園的工廠上班,廠方通知先生出事,於是,趕夜車到台東醫院時,先生頭部已經開完刀,卻一直沒醒過來。我無法接受,轉了兩家醫院後,再到桃園醫院,醫生最後的處置,都是準備抽痰機,然後辦理出院。我帶著先生投靠中壢的弟弟,感謝弟弟挪出客廳一角,讓我們暫時有棲身之處。我四處求神拜佛,也拜原住民的巫師,始終不放棄期待先生醒來的念頭,如此過了一年。我辭去工作全心照顧,三個小孩還在念書,經濟陷入困境,身心疲累到幾乎崩潰,衝動時,也曾想過與先生同歸於盡。就在最無助的時候,想起秀美,聽說她當過乩童,於是四處打聽她的電話,想聽聽她的看法。

  通過電話的隔天,秀美夫婦來看我,還沒開口,就先給我一條全新的數珠,教我合掌唱念題目,然後說:「沒有人能幫忙,只有御本尊才能解決妳的困境。」他們回去之後,我開始唱題,一面唱一面笑,在先生的床邊繞來繞去,笑著問:「要不要一起唱題?秀美說的御本尊,是不是就是我們在找的最高的法?」

  第三天,我麻煩弟媳幫忙照顧先生,隨秀美到本興院。我一進入本堂見到御本尊,不知怎地,突然跪在地上哭個不停,秀美扶我到椅子上坐,也仍不停地啜泣,受戒後的回程中,心情慢慢平靜下來。回到弟弟家,弟媳說:「姊夫沒有咳嗽,也沒有抽痰。」我覺得很奇怪,更奇怪的是,平時一天要用二十多條的抽痰管,開始用不完,退燒藥和消炎藥也吃不完,不再需要經常掛急診,無形中,節省許多醫療費用。

  為了照顧老公,我整天待在屋裏,面對牆壁唱題,覺得自己怪怪的,好像精神有問題,經常胡思亂想,心裏有許多疑問。一天晚上,地區徐姓信徒邀請我參加讀書會,我考慮了一下,決定參加,請孩子幫忙照顧先生。讀書會的內容,正好解答我的疑問,爾前信仰通常是三炷香拜完,就開始等結果。信仰御本尊卻不一樣,將生命比作容器,容器中充滿污水,題目則如乾淨的水,每天不停地將清水注入容器,容器裏的水,就會愈來愈乾淨。我聽懂了,感受到信徒的關心,覺得參加信心活動很有收穫。久而久之,和信徒成為好朋友,周遭開始出現貴人幫忙、鼓勵我,心情漸漸穩定,有勇氣面對困難的生活。

  為了救先生,可以背誦爾前經典的我,相信也能夠把勤行學好,於是,詢問徐姓夫婦,可不可以每天到他們家學勤行,他們一口答應。我每天早上不管颳風下雨都到徐先生家,夫婦倆陪我慢慢做勤行,不停地鼓勵我,勤行速度由慢到快,一個多月後,我會做勤行了。我很希望先生也能受戒,但他躺在病床上,動也不能動,經過尊師家訪指導,先安置御本尊,然後再為先生授戒。九十三年九月二十四日,感謝佐藤尊師為我完成這兩件大事。不久,三個孩子也都受戒,非常感謝徐先生夫婦和南桃信徒的照顧。

  此時,在大陸工作的大哥,請我看顧他在桃園的空屋,於是,全家從中壢搬到桃園。一到假日,由孩子照顧父親,我則到寺院參詣,有空就唱題再唱題。九十四年年底,先生安詳去世,告別式莊嚴隆重,非常感謝北桃信徒的幫忙。

  回想初入信時,信徒常常打電話不停邀約參加信心活動,於是,趁機請教信心方面的問題,我才了解,除了信行,學習也很重要。先生剛出事的時候,我很退縮、不敢出門,怕別人指指點點,入信後參加信心活動,慢慢地不再在乎別人的眼光,開始喜歡到寺院服務,也羨慕在受付台服務的信徒,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有機會服務。現在終於如願以償,除了在受付台服務,還在正行院的早勤行時打太鼓呢。

  先生過世後,我和三表哥聯絡,他表示工作不順,賺的錢被騙光,心情很差,我約他到本興院見面,結果,皮夾又在火車站被扒,錢和證件全丟了,非常沮喪。我心裏雖然也很難過,但並不慌亂,只覺得三表哥沒有善緣,因此鼓勵他受戒,他也順緣地接受。不久,我去屏東探望姑媽,姑媽抱著我說:「可憐的孩子,從小沒父沒母的。」可是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可憐。經過三天的相處,姑媽覺得我變了,以前多愁善感,現在則很開朗,加上三表哥受戒後找到好的工作,健康和心情都好轉,於是,姑媽也歡喜地到法宣院受戒。

  我回桃園後,姑媽為了拂除謗法的事,要我再去屏東鼓勵二表哥的信心,於是我到屏東住一個月,一面打工,一面折伏其他表哥和表妹,照顧他們的信心,直到安置御本尊。接著,又去台東折伏小姑一家人。見到我的親友都覺得,我的臉相和以前大不相同,容光煥發的,還有親戚問:「是不是在談戀愛?」當大家說我的氣色很好的時候,就趁機邀請他們一起唱題,不太會說佛理的我,用這種方式折伏。

  在台東做折伏時,發生過一段插曲,那就是兒子從桃園來看我,中途出車禍,車子全毀,人卻毫髮無傷。我一直感受到御本尊慈悲的眷顧,以前到台東,經常一路站到底,沒有座位,但自從開始做折伏,即使大節日當天買票,也可以買到有座位的票,也曾買到站票卻有人讓位給我的情形,真是不可思議。發現周圍充滿了善緣,真是感謝。

  以前常問自己:「為了折伏,花那麼多時間和金錢打電話聯絡,值得嗎?」老實說,當時我也很懷疑,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對不起御本尊,不應該有這樣的念頭,因為,真的太值得了。

  後來又碰到了大善緣。以前從未也不敢想要買房子,但是莉萍姐出現,教小孩如何貸款買房子,還為我找工作,於是,繳貸款成為那時的生活目標。全家團結起來,省吃儉用,從無殼蝸牛變成有屋階級,終於可以和三個孩子住在一起,有了安定的窩,不用再四處搬家。沒多久,大兒子娶到信心強盛的好媳婦,生了兩個可愛的孫子,親家母和我情同姊妹,和睦相處,一起照顧孫子,真是幸福啊。一次,女兒依偎在身邊說:「媽,有您真好!我的一些同學一出事,整個家庭就破碎了。我們還能團聚在一起,真好!」

  感謝秀美的折伏,感謝先生讓我認識正法,感謝信心路途中陪伴我成長的信徒,讓我有智慧和勇氣面對困境,從人生的最谷底走出來。我雖然沒有很多錢財,但卻有滿滿的心之財。今後要更努力學習佛法,在折伏時,能將偉大的佛法講清楚說明白,幫助和我一樣無依無靠的人。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