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介紹    |    總本山大石寺    |    基金會與組織    |    台灣寺院介紹    |    活動報導    |    信仰體驗談
首頁 信仰體驗談 體驗談 為了台灣的廣布─折伏與育成
 
為了台灣的廣布─折伏與育成
本照院 彰雲本部嘉梅支部 周麗香
102.3.17折伏部全國交流會於台中市‧南山人壽教育訓練中心

  台灣指導教師石橋頂道尊師為首的各位尊師,以及林講頭為首的全體法華講員,大家好。

  我是本照院彰雲本部嘉梅支部的周麗香。當佐藤主管要我發表折伏和育成的體驗時,我猶豫了一下。心想,其他人一定有比我更好的體驗。同時,我也很怕談起自己的體驗,那是一段很痛苦的往事。但又想,這也是對御本尊報恩的非常難得的機會,所以恭謹地接受了這個指派。

  首先,出生在謗法之家的我,於民國七十六年七月九日,在大哥周龍泉的折伏下,第一次聽到日蓮大聖人的佛法。大哥告訴我,所有的不幸和痛苦,都是因為謗法的原因引起的,還有宿命轉換的重要。所以,想要趕快從謗法家庭脫離的我,當時不顧先生和父親的極力反對,隔天就把家裏的謗法物全部丟掉而入信。從那時候到今天,已將近二十六年。我的體驗,不是關於如何得到新車、好的工作或是新房子,而是突破業障與謗法罪,改變自己,宿命轉換。

  入信之後,因為健康狀況的改善而陸續折伏了先生、孩子,還有婆婆。當時台灣並沒有寺院,也沒有尊師,授戒和下附御本尊,甚至於要立一支塔婆,都得到日本的寺院去。當時信徒很少,像這樣的法華講活動,以及聽尊師的法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更別說『本興』之類的有關信仰方面的書籍。折伏了先生之後,於民國七十七年四月七日,在東京的華王寺接受授戒並下附御本尊。孩子和母親也在七十九年四月,在東京的大願寺接受授戒。不像現在,這麼簡單就可以接受授戒、下附御本尊。

  大哥告訴我,信心最重要的就是求道心,一定到認真學習大聖人的佛法。可是大哥住在基隆,而我住嘉義,路程往返大概要六、七個小時以上。由於身邊的人都是道教信仰,為了了解自己信仰的宗教,並學習如何向別人解說,每個星期六的下午,搭車從嘉義到基隆。我在父親的工廠上班,父親以扣薪水來阻礙我,六百元的日薪,請假一天竟然要扣三千元。當時我認為,宿命轉換比較重要,為了了解大聖人的佛法,不顧父親的威脅,還是請假北上。

  就這樣,一直到台灣有了日蓮正宗的台北事務所,才有機會接觸到尊師,聽到尊師的法話。雖然只是小小的事務所,但在沒有寺院的那段時間,信心方面簡直就像無家可歸的孤兒,有了事務所之後,讓我覺得,像是孤兒找到自己的家一樣。我想,當時全台灣的信徒,應該都和我的心情一樣。

  入信以來,得到御本尊賜與很多的功德,因此,一直抱著想向御本尊報恩的念頭。有了事務所之後,就自願擔任役員,唯有跟隨尊師,才有辦法學習到正確的佛法。也因為當時台灣只有一座法城,每當有法會時,不管路途有多遠,或是三更半夜,大家都會從台灣各角落前去參詣,那種強烈渴望的求道心,使得每一場法會都爆滿,到現在依然記憶猶新。

  當時嘉義的信徒只有十個人。雖然舉行唱題會,但都沒有人參加,只有我和先生兩個人而已。因為剛當上役員,不知道該怎麼做,於是請教大哥。大哥表示,每天為了折伏、為了廣布去唱題三小時,單純的我,就依照大哥所說的,每天唱三個小時的題目,就這樣經過了五年。

  八十七年時,折伏了朋友,也就是現在嘉新支部的陳主任,他是我剛入信時就下種的人。雖然是朋友,但一直沒聯絡。有一天,開美容院的他,突然打電話告訴我,自己的店在哪裏,要我找他做頭髮。隔天我就去了,沒有談信仰的事,只是閒話家常,但從聊天當中,發現他有困難。心想一定要折伏他,就以燙頭髮為藉口,再去他店裏。去之前,我先唱了兩個小時的題目,祈願能夠順利折伏。結果那天早上,就只有我一個客人,可以暢談信仰的事。我極力勸他掃除謗法,歸依日蓮正宗,但因為他是宮廟的委員,對道教相當執著,所以一開始,並沒有接受,但是太太願意接受,我就請太太先唱題。並告訴他們,若想要進一步了解,請到我家來見御本尊。為了折伏他們一家人,每天繼續再唱題三小時。

  經過兩個星期,他們終於來我家了。於是,向他們介紹日蓮正宗、為什麼正確的信仰這麼重要,以及謗法毒害的可怕。陳主任還是不信,但我沒有放棄,認為他受到謗法的毒害,一時無法接受。以絕對要折伏成功的心,再繼續唱題。後來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他終於首肯清除謗法物而入信。

  那時候,高雄南台分院已經成立,就帶他們去南台分院接受授戒。很快的,陳主任一個星期就學會經書,於是鼓勵他下附御本尊,但陳主任打算先買房子後再下附。我希望他能早日安置御本尊,於是安排尊師家庭訪問,聽了尊師的指導後,順利下附。為了做好育成,花了近三年的時間,經常去他家鼓勵、請他擔任組長。當時嘉義地區的人才很少,人才的育成刻不容緩。就在那時,住在梅山的謝東霖,也就是現在的嘉梅支部主任也入信了。

  為了信徒都能認真信心,八十八年登山時,向大御本尊祈念如何帶動地區,在那當下,腦子閃過「地毯式搜索」的念頭。回來後,想到嘉義地區將來有可能會擴大成支部,現在就必須做好人才育成,於是,對沒有出席活動的人,展開家庭訪問。

  但就在同時,面臨到最大的挑戰。我兒子剛上國中,不但沒有好好念書,更在學校成幫結派,每天打架鬧事,學校訓導處經常打電話到家裏。有一次,和一群不良學生在學校,把一名不認識的同學打得遍體鱗傷,因而被帶到警察局。到警察局了解情況時,對方家長非常生氣,堅持提出告訴。我怕孩子被送到少年感化院,跪著求對方不要提出告訴。幸好有御本尊的守護,最後和解收場。從此以後,每當家裏電話響起,就害怕是警察局打來的,每天過著驚恐的日子。兒子並沒有因為那次事件而變乖,還是到處惹是生非,和人打架。替他辦理轉學,轉到別的學校,情況也沒有改善,就這樣折騰到國中畢業。

  由於兒子不愛念書,就找個工作給他做。可是他工作不但沒好好做,還變本加厲地和流氓混在一起,喝酒鬧事。有時回到家時,已經醉到沒辦法進到屋裏,直接臥倒在車庫,吐得滿地。我趕忙和先生把他抬進屋裏清洗。這情況不是一次、兩次,而是每天都喝到半夜三、四點才回來,回到家裏又大聲吵鬧、摔東西,吵到鄰居都報警了。

  我白天要活動,先生要上班,晚上幾乎都無法睡覺,簡直快崩潰了。為了地區的折伏和育成,忙得喘不過氣來,還要為小孩操心。在心力交瘁、精疲力盡的時候,曾想一死了之。但想到自己的使命還沒有完成,加上這一切都是自己的業障和謗法罪,就算是死也無法消滅。「信法華經者如冬,冬必為春」的御金言,激勵了陷入低潮的我。

  也有信徒說:「周小姐信仰那麼久了,為什麼孩子還會變成這樣?」當我聽到這些話時,就向御本尊發誓,把自己的生命供養給御本尊,並讓所有的信徒,從我身上看到御本尊的偉大與功德。

  自己知道這些都是謗法的緣故,為了消滅無始以來的謗法罪障,就要徹底做好破邪顯正的折伏。所以,本來是每天三小時的唱題,加長到七小時,就這樣,地區當時也突飛猛進地成長,經過鼓勵的人和折伏的人,家家都捨棄謗法、下附御本尊。

  但是孩子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反而喝得更兇,甚至四、五天不回家,也不知道到哪裏去了。直到某天早上,警察局又打電話來,說我兒子發生車禍,現在被送到醫院。我聽了差點嚇昏,飛快趕到醫院。只見兒子喝得爛醉如泥,滿臉的玻璃碎片和血,連醫生都沒辦法幫他縫傷口。我們到了之後安撫他,等他安靜下來,才順利把傷口縫好。因為受傷,兒子乖乖地待在家裏。但是隔了幾天,收到法院寄來的信,原來是兒子有犯罪嫌疑的通知函,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也搞不清楚。後來經過了解,才知道他喝醉酒,跟一些流氓去砸壞別人的車。他並沒有動手,只是載流氓去而已,卻承認是他砸的,頂下全部罪名。我記得很清楚,那天買便當回來給他吃,當拿起便當要吃時,我的眼淚忍不住掉下來。這次打壞的是車子,如果是打死人的話,該怎麼辦?當事人要求賠償,不賠償的話就提出告訴。於是法院跑了一年多,最後賠償對方十六萬元才解決。

  在現在的嘉梅支部謝主任要舉行一生中最重要的入佛式的前一天晚上,半夜三點多,兒子像往常一樣,喝得醉醺醺地回來,吐了滿身滿地,我和先生趕快起床處理,帶他去浴室清洗。在幫他清洗時,他忽然跪在我們面前,邊哭邊說:「媽媽,我真的很不孝、很不孝,讓你們操心了。」我聽到這些話時,當下眼淚就掉了下來。從那時候起,自己的脾氣,因為孩子的關係而改變了。雖然兒子還是沒有變乖,不過,生活因為他去當兵,暫時風平浪靜。

  兒子退伍後,表示要去地下錢莊上班。地下錢莊多少沾染些黑社會背景,可能會要動刀弄槍的,我們夫妻怎麼勸也勸不聽。執意前往工作的兒子,在那裏待了三年多,不是打架就是喝酒鬧事,讓我經常擔心得徹夜難眠。心想,這真的是業障,既然如此,只有靠認真做折伏去消滅業障。奇妙的是,後來兒子因為和同事發生糾紛,竟然自動回來了。在外面嘗盡苦頭,終於知道反省懺悔。回家時,還會說「回家真好」。從國中一直到二十五歲,放蕩十年的孩子,終於在御本尊功德的庇蔭下,把他從複雜危險的環境中救了回來。經過十幾年的折騰,現在終於安定下來。

  在如此種種一連串事情的干擾當中,我還是認真努力地帶動地區的折伏,地區上每一個人的成長、幸福,以及看到他們認真做折伏的身影,是我最大的安慰。我始終相信,只要認真做好折伏和育成,大聖人一定會讓我等到春天,我更相信,御本尊不會讓我受苦受難。也幸好有常駐尊師的指導,才有辦法堅持下去。而嘉義地區也在僧俗和合、異體同心之下,擴編為支部。

  民國九十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彰雲布教所成立,原本隸屬於法宣院的嘉新支部,劃入彰雲本部。當時,新成立的彰雲布教所,只有林文鍾先生擔任翻譯工作,他雖然年紀很大,但依然非常認真地奉公。我想要服務更多的人,於是請求御本尊給我奉公的機會,而這一次,向御本尊要求的,就是幫忙寺院的翻譯工作。

  因為要投入相當多的時間學習日文,無法再兼顧主任的役職,於是將嘉新支部交棒給現在的陳泳主任。這幾年,嘉新支部在陳主任的認真帶動下,日漸茁壯成長,支部的人數已達到七百位。去年起,從嘉新支部又劃分出另外一個嘉梅支部,由謝東霖擔任主任。兩位都是優秀的人才。

  大聖人的佛法,必須在我們自己所住的地方弘揚,我們的生活才會安定。而實際上,我們的生活,也是因為地區廣布的發展而安定。大聖人的佛法非常偉大,但再怎麼偉大,將偉大的佛法弘揚出去的,是我們每一個人。大聖人教示:「法不自弘,人弘法故,人法共尊。」因此,請絕對不要忘記,育成弘法的人、育成廣布的人才,是我們得到幸福的必要條件。

  台灣從沒有寺院到現在的九座法城,以及許多的常駐尊師。身為台灣人的我,這二十年來,除了感謝御本尊和御法主上人的大恩大德、大慈大悲之外,還要感謝為了台灣人的幸福與成佛,離鄉背井來到台灣,不辭辛勞、日夜奔波指導我們,和我們一起為了台灣廣布打拚的尊師們。不敢設想,台灣若沒有本宗寺院,將會是什麼樣的狀況?也可以說,在僧俗和合、異體同心之下,才有現在的台灣。這份感激和喜悅,無法用筆墨形容。台灣也在指導教師石橋頂道尊師堅持的「一個法華講」的一體感之下,繼續飛躍地前進著。藉此機會,再次向各位尊師深深地致謝,同時,也非常感恩過去參與台灣布教的所有尊師們。

  今年是「團結前進之年」,現在正是達成民國一○四年命題的緊要關頭。我們法華講更要誓願,在石橋頂道尊師為首的各寺院主管、住職、責任者帶領之下,更加精進。今天,在這裏的各位,都是來自全國的廣布菁英。我們一定要負起台灣廣布的責任,外護寺院、擁護尊師。大聖人在御書中教示我們:「無論如何,應接近知此經之心之僧,聽聞佛法之道理,實踐信心。」所以,我們要遵從御法主上人的指南,聽從所屬寺院主管、住職、責任者的指導,僧俗和合、異體同心,完成「民國一○四年,第二祖日興上人誕生七百七十年之際,法華講員增加百分之五十」的目標。

  如果不想讓下一代和我們一樣受苦的話,就要為我們的下一代,營造一個正確的信仰環境。台灣有尊師常駐,我們與下一代,才有辦法在正確的信心道場,接受正確的佛法指導。

  最後,祝大家身體健康、幸福美滿、信心倍增。謝謝大家的聆聽。

 
 
Top↑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版權所有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30號5樓  電話:02-2570-3737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Copyright(R) the  Nichiren Shoshu Foundation  of R.O.C. All rights reserve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