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本興院介紹主管法話法意捃拾活動報導天晴地明感想文行事表唱題表回基金會
生死一大事之血脈
民國一○三年二月十六日 星期日講經會

  「務必致力強盛之大信力,以南無妙法蓮華經祈念臨終正念。生死一大事之血脈勿求之於外。煩惱即菩提、生死即涅槃者是也。若無信心之血脈,持法華經亦無益也。

(『生死一大事血脈抄』 御書五一五頁)


  今天,適逢日蓮大聖人的誕生之日。末法御本佛宗祖大聖人是在距今七九二年前的二月十六日誕生,正值正午時分,也就是日正當中、普照大地的時刻。這是與照亮救濟被五濁沾染的末法一切眾生之闇的御本佛誕生相對應的時間。還有,二月十六日換算成陽曆的話,相當於四月六日。這是山野中草木萌芽、春意盎然的季節,也是與末法一切眾生注入新生命,清淨污穢的世間,宿命轉換之大佛法誕生相對應的季節。

  關於「日蓮」這個名字的由來,御書中有:

  「明豈過日月,淨豈勝蓮華哉。法華經乃日月與蓮華也,故名妙法蓮華經。日蓮又如日月與蓮華也。」 (『四条金吾女房御書』  御書四六四頁)

  說示「名必有達體之德」,取自太陽與蓮華名為「日蓮」,如實說明救濟末法之御本佛的境界,為十方法界與一體不離。

  七年後的民國一一○年,為宗祖誕生八百年,是台灣廣布大幅進展的大佳節。首先,完成今年一‧五倍增的命題,接著,讓我們朝著下一個新的命題前進吧。廣布不可稍有停滯,因宿緣深厚而與大聖人佛法值遇的我們,以這些佳節作為我們信心上的階段,一方面一一達成所賜予的命題,一方面以一生成佛與廣布前進為目標,向前邁進,最為重要。讓我們經常力行唱題,培養折伏的熱情,向廣布邁進吧。

  今晚六點將奉修宗祖御誕生會,請各位以真心的報恩,互相邀約參加。

  接下來,『生死一大事血脈抄』是文永九年(一二七二年)二月十一日,大聖人五十一歲時,於佐渡的塚原所作,賜給最蓮房的御書。大約於二十天前的一月十六日,在塚原問答中,被破折得體無完膚的念佛者們,對大聖人更加燃起憎惡的念頭,如同御書中所說的「今日殺明日砍」,經常伺機想要奪取大聖人的性命。但是另一方面,阿
佛房夫婦等留名後世的弟子檀那,皆是在接觸大聖人偉大的境界後,歸依入信。

  最蓮房原為天台的學僧,比大聖人還早流罪到佐渡。據說,是在塚原問答中,看到大聖人獲得大勝利,深受感動而成為弟子。儘管入信時間不久,即提出關於佛法之極理的生死一大事血脈的疑問,於是,大聖人賜予本篇御書作為回答。

  對原為天台學僧的最蓮房,大聖人教示體得說示生命之究極的佛法真髓,應該用什麼樣的信心修行等,以及信心的根本姿態與實踐。

  「生死」是指無始以來,反覆無數生死的我們生命本身,「一大事」是指最重要的、獨一無二的根本。因此,「生死一大事」即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這就像親子間的血緣,以及人體的血管是相連流通般,從佛到眾生、從師匠到弟子,佛法被正確地繼承,因此稱為「生死一大事之血脈」。這個當然不用說,就是妙法蓮華經,除此以外無他。

  那麼,我們立於什麼樣的信心時,佛所開悟之極理的生死一大事血脈,才會傳遞給我們呢?關於此事,在本篇御書中分為以下三點教示我們。

  第一,確信自己的生命中也具備著佛界的生命,持續唱念妙法,最為重要。例如,即使是沾染煩惱、業、苦三毒的末法眾生,從十界互具、一念三千的法理來看,具有佛性是正確無誤的。深信此事,磨練生命,最為重要。磨練就是唱題。

  第二,堅定相信是因為宿緣深厚而值遇三大秘法的大御本尊,貫徹貫穿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的不退轉的信心。「受易持難,故成佛在於持。」身懷無論遇到什麼事都不挫敗、克服難的信心,最為重要。

  第三,異體同心。身為大聖人的弟子檀那,以異體同心的團結,向著廣布的大願,無雜念地不斷唱題。請再次將「異體同心萬事可成,同體異心諸事不成。」的御金言,銘記於心。

  將這三點放在心上,奮起強盛的信力、行力的話,生死一大事之血脈必定在自己身上流通,即身成佛無疑。然而,不可以忘記的是,此生死一大事之血脈,是以從宗祖大聖人到第二祖日興上人,然後由歷代上人相承而來的唯授一人之血脈為大前提。最重要的是,請善加理解本宗的信心,有總別之二義。

  正值法華講員一‧五倍增的命題完成之年,信順血脈付法的當代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以一生成佛與台灣廣布為目標,異體同心地前進。衷心祈願各位的信心倍增,作為今天早上的法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