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本興院介紹主管法話法意捃拾活動報導天晴地明感想文行事表唱題表回基金會
師弟相對的信心
民國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 星期日講經會

  「總之,云日蓮之弟子修行法華經者,應如日蓮行之。若如此,釋迦、多寶、十方之分身、十羅剎,亦當守護。」

(『四菩薩造立抄』 御書一三七○頁)


  本篇御書是弘安二年(一二七九年)五月,當時住在身延的日蓮大聖人,賜給住在下總(現在的千葉縣)的富木常忍的御書。

  內容分為三部分,這個月所拜讀的是第二部分的御文,也是大聖人對關於「迹門無得道」的指導。

  當時的弟子檀那中,存在著認為「末法時代完全就是法華經本門之時,因此應當捨棄迹門。」高唱極端的本門主義的弟子。聽聞此事的大聖人嚴格指導,「這並非我的法門,而是誤解『迹門無得道』的邪說,也完全不是我的弟子。」

  的確,現在是末法時代,也是完全弘通法華經本門的時候。這在『觀心本尊抄』為首的御書中,隨處可見。不過,這終究是說「在迹門無得道」,並沒有說捨棄迹門的極端本門至上主義。

  在著述本抄的數年前,名為「曾谷教信」的信徒,因為迹門無得道,所以主張勤行時不必讀誦方便品。當時,大聖人嚴厲破折曾谷教信的「不相傳之僻見」。大聖人的真正意思是,即使是在一向流布本門之時,在修行方面,還是要採用方便品作為證明法華經之正確性的補助方法。

  現在,這點仍然清楚地表示在我們的勤行中。一般來說,佛教必須法體和修行兩者兼具。大聖人之佛法的修行,是正行與助行兩者並立,正行是壽量品之文底所說的南無妙法蓮華經。然而,證明其正確性的助行,則是讀誦方便品和壽量品。其目的為所破與借文、所破與所用。

  也就是說,破折釋尊的佛法在末法無利益而讀,另一方面,則說示題目的殊勝而讀。但是再怎麼說,正行是三大秘法的南無妙法蓮華經。唱念題目以外,即不是末法的成佛之直道。如同御書中的教示:

  「今入末法,餘經與法華經皆無益,唯南無妙法蓮華經。」

  以我意、我見而捨棄迹門,高唱僅採用本門的極端本門主義之弟子,嚴厲破折其為沒有正確學習「日蓮之本意的法門」的淺識謗法者,是明顯的邪見。

  大聖人大大感歎曾谷教信經過四年的時間,至今仍未一掃此邪見,大聖人表示,在以前,就曾嚴厲指摘此邪見,也就是本篇御書中所說的:

  「以僻見曲解我之法門者,全為天魔波旬替換其身,使人及自身皆墮無間大城。拙也,拙也。」 (御書 一三七○頁)

  「以僻見曲解我之法門者」,是指虛構己義,以邪見迷惑人們,宣揚與師敵對之法門的不相傳之輩。嚴厲斷定這些都是自他皆墮無間大城(地獄)的天魔波旬者之罪。
這個月的拜讀御書,是接續以下文字的部分:

  「此法門如長年為汝申說般,亦當對人人披露。總之,云日蓮之弟子修行法華經者,應如日蓮行之。」 (御書 一三七○頁)

  多年以來,教導你這個正確的法門,你也應當常常教導身邊的門下。身為大聖人的弟子,修行法華經的人,應依照師匠所說的,力行師弟不二的修行,才有諸天的加護,也才能成佛得道。

  自古以來,因怠慢和驕慢致使信心偏狂,倡說邪見蠱惑人們的不相傳、異流義之輩,不絕於後。正因為如此,本宗特別強調師弟相對的信心。本宗正統的教義、正確的信行,是以唯授一人之血脈相傳為根幹,以師弟相對的信心傳承下來的。

  在此絕不能忘記的,以血脈來說,有總別之二義。『曾谷殿御返事』(『成佛用心抄』)中教示:

  「總別之二義若稍有相違,成佛無期。」 (御書 一○三九頁)

  畢竟,日蓮正宗的僧俗深深信順唯授一人之血脈相承的御法主上人猊下的指南,致力於佛道修行為信心的基本。其中即流傳著大聖人以來的信心血脈,能夠得到即身成佛的大果報。

  距離命題還有兩年,完成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賜予的命題,是弟子的本分。如同「師如針,弟子如線」般,為了卓越地完成使命,讓我們更加異體同心的團結,貫徹如說修行的信行吧。

  衷心祈願各位的信心更加倍增,作為今天早上的法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