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本興院介紹主管法話法意捃拾活動報導天晴地明感想文行事表唱題表回基金會
關於『法華題目抄』
民國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 星期日講經會

  「譬如秋冬枯萎之草木,值春夏之日,枝葉華果出來。如爾前秋冬草木之九界眾生,值法華經妙之一字之春夏之日輪,菩提心之華開,成成佛之菓也。」

(『法華題目抄』(『法華經題目抄』) 御書三五七頁) 


  今天,來談談這個月拜讀御書的『法華題目抄』。

  大聖人在伊豆流罪獲赦回到鎌倉後,獲知母親梅菊女病重,回到立宗宣言之後,十二年來未曾回去的故鄉安房。當時,大聖人親自祈念母親的病體痊癒,據說,母親因此得以延長將近四年的壽命。之後,大聖人繼續停留在故鄉,為了在故鄉構築妙法弘通的基礎,專心於折伏弘教。

  另一方面,立宗宣言之後,身為佛敵伺機襲擊大聖人的地頭東条景信,一知道大聖人返鄉,就於文永元年(一二六四年)十一月十一日傍晚,在東条小松原埋伏,襲擊大聖人。大聖人一行僅僅十人,遭到數百名念佛者的襲擊,讓大聖人失去了兩名無可替代的弟子,自己的右額也身負約十二公分之傷痕的重傷。這就是東条小松原法難。不過,大聖人沒有絲毫的膽怯,持續展開積極果敢的折伏弘教。

  『法華題目抄』就是在這樣的過程中,於文永三年(一二六六年)一月六日,四十五歲時,在清澄寺所作,送給某位婦人的信函。從字面上可以拜察,大聖人費盡苦心,折伏一名相當執著於念佛的婦人的情形。

  本篇御書的大意是說,深信包含八萬法藏一切功德的妙法蓮華經之五字,並且唱念的話,就具有一切的功德,任何人都能成佛。但是,本篇御書是寫於佐渡流罪之前,也就是所謂發迹顯本之前的御書,所以,尚未說示關於御本尊的事。

  首先一開始,明示唱題的功德。從回答初心者「不知道南無妙法蓮華經深奧的意義,只是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真的會有功德嗎?真的能夠成佛嗎?」的單純疑問作為開頭。由於當時是念佛的全盛時期,因此這是必然的疑問。在這裏,大聖人巧妙運用身邊的譬喻,詳細教示,只是唱念收納有八萬法藏之功德的題目,就能獲得極大的功德。

  不過,絕對不能忘記「信」。強調無論題目的功德如何殊勝,御本尊所具備的佛力、法力如何偉大,如果沒有我們的信力和行力的話,也就沒有功德。四力相應是信心的基本。大聖人於『日女御前御返事』中說示:

  「唯唱南無妙法蓮華經方能成佛之事,最為重要。依信心厚薄而定也。」

(御書 一三八八頁)

  又教導我們:

  「信心薄弱成佛延後時,勿怨恨日蓮。」

  「信」之一字,是掌握我們成佛的關鍵。

  接著,對「南無妙法蓮華經的題目,具備什麼程度的功德?」的詢問,明示包含三世諸佛之一切功德的八萬法藏的根源。

  更以如意寶珠,譬喻「妙」之一字中,圓滿具足的意義。不管爾前權教是多麼龐大的教法,如果不是南無妙法蓮華經之肝心的題目,就欠缺畫龍點睛之效,如同缺少靈魂的軀殼一般。因此,真正的妙是擁有開的功德,具有蘇生之義。

  最後,親切教導婦人早日捨棄對念佛的執著,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得到成佛的境界。在佛教中,女人是有永不成佛的差別,但是到了真實的法華經,說示一念三千,明示一切眾生皆為平等大慧的道理。

  但是,現在進入末法,白法隱沒,爾前經是當然的,連法華經都是成為不合乎時代的無益教說。只有大聖人教說的法華經之肝心的「南無妙法蓮華經」五字七字,以取代以前之白法的大白法姿態顯現,是不論男女,讓所有的人都能成佛的絕對平等的教說。

  而具體顯現此南無妙法蓮華經之題目的,就是本門之大御本尊。將此大御本尊作為絕對歸依的對象去受持,深深確信其功德,並努力信行的話,能夠消滅過去世以來的無量罪障,變毒為藥,不管是誰都能累積無量福德,獲得幸福。

  「實行前進之年」還剩下一個半月,期待各位愈益燃起報恩感謝之念,磨練自行,努力於化他的折伏,以確立自受法樂的成佛境界。以上作為今天的法話,非常感謝各位今天早上的參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