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本興院介紹主管法話法意捃拾活動報導天晴地明感想文行事表唱題表回基金會
身讀法華經
民國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 星期日講經會

  「又云『數數見擯出』等云云,若日蓮不因法華經之故屢屢遭流放,『數數』之二字如何說。此二字天台、傳教亦未讀,況餘人乎。合末法之始之兆之『恐怖惡世中』之金言,唯日蓮一人讀此。」

(『開目抄』 御書五四一頁)


  今天上午十點及晚上六點,將舉行秋季彼岸會。佛教中,將成佛得悟的世界稱為「彼岸」,將相對於此的充滿痛苦與煩惱的娑婆世界,稱為「此岸」。但是,法華經中說示,這個充滿污濁迷惑的娑婆世界,正是久遠以來佛常住的寂光土。大聖人教導我們,始終信受妙法,不斷地做正確的佛道修行的話,必能實現即身成佛,將所住之處變為寂光土。這就是娑婆即寂光、煩惱即菩提的原理。

  「眾生之心污則土亦穢,心清則土亦清。雖云淨土云穢土,土無二之隔。只依我等心之善惡而定。」 (『一生成佛抄』 御書四六頁)

  這是『一生成佛抄』中有名的一段御文。自己的生命若沾染上謗法,所住之處也會變成充滿痛苦的世界。反之,切斷謗法並力行正確的信心,那麼,所住之處最終會變成自受法樂的成佛世界。

  基於這樣的意義,彼岸會不單只是對祖先的供養,也是審視自己的信心,再次發心去力行信心,進而大大開啟境界,邁向廣布的絕佳機會。

  這個月拜讀御書的『開目抄』,是清楚揭示日蓮大聖人所遭遇的法難,全部符合經文的一節。

  『開目抄』中以:

  「二十餘年之間申述此法門,日日月月年年難重重。小小之難不知其數,重大之難四度也。」

(御書 五三九頁)

  說示大聖人遭遇無數的法難,並敘述其激烈的程度,是未曾有過的情況:

  「山山相疊,波波相連,難加上難,罪加上罪。」 (御書 五四○頁)

  但是,這些法難都有相當深遠的意義。其中,在最大的法難龍口法難,大聖人透過色讀法華,招致前所未聞的法難,證明是如說修行的法華經行者,顯現出久遠元初之御本佛的境地。這就是所謂的發迹顯本。

  這個月的拜讀御書,引述許多文證說示,末法的法華經行者,比釋尊以及正法像法時代的天台、傳教,遭遇更大的難。

  在這段御書之前,有:

  「日蓮對法華經之智解,雖不及天台、傳教千萬分之一,然忍難、慈悲之殊勝,彼等亦應深感惶恐。」 (御書 五四○頁)

  接著說示:

  「而法華經之第五卷,勸持品二十行之偈,日蓮若未生於此國,則世尊即為大妄語之人,八十萬億那由佗之菩薩,亦必墮提婆之虛誑罪。」 (御書 五四一頁)

  這些御文,宣示出大聖人才是真正身讀法華經之行者的大確信。

  末法的御本佛,和天台、傳教等脫益之佛不同,不是用坐禪或冥想等的觀念觀法來開悟,而是在「一心欲見佛 不自惜身命」的一大信念上,透過實踐,顯現出久遠元初御本佛的境界。

  大聖人即使在龍口法難之際,仍致函被囚禁於土牢的弟子檀那,激勵他們:

  「餘人讀法華經,僅口讀言讀而心不讀,或心讀而身不讀,唯色心二法俱讀,誠可貴也。」

(『土籠御書』 (『朗師土籠御書』) 御書四八三頁)

  我們彼此都是出生在台灣的日蓮之弟子檀那的一分子,一刻都不能忘記持有廣布的大使命。深深敬拜大聖人的境界,依照御金言貫徹師弟相對的信心,以身唱念題目,努力折伏,最為重要。

  「實行前進之年」大概剩下一百天,請不要滿足於現狀,要放眼三年後、九年後,以及未來的廣布,留心於言行一致的信心,更加精進。衷心祈願各位的信心倍增,作為今天早上的法話。